首页 > 探索 > 迷案追踪 >
1阅读

大案纪实-天才+魔鬼,北大高材生卢刚杀人事件

时间:2020-05-08 13:26 来源:菜叶 作者: 菜叶

1991年11月1日,这起震惊全美的事件是这样发生的:

下午三点半左右,爱荷华大学凡艾伦物理系大楼三楼的309室正在进行专题研究讨论会。

在一片扬声争议与喁喁低语交织成的天文物理讨论会上,卢刚出现了。

这个28岁的青年博士、北大物理系高材生穿着大茄克,带着一个提包,悄悄地推开门,像一块陨石般地急促而又无声地降落在309会议室,他装出世界上最无害的样子在角落里翘了翘脚。

窗外,他能看到爱荷华城的一部分。

他在这里生活了6年,从1985年出国直至现在,在这间房间里通过博士论文。整整6年,他没有离开过爱荷华大学,现在他就要和它告别了。

他望着窗外,天上刚刚起风,毫无趣味。

一种恶心的、报复的快感笼罩着他。

他把手再次伸进口袋,那里有一把0.38cm口径左轮小手枪,全部荷满了子弹。

“只要够用就行。”他想。

5月份他向爱荷华地方长官办公室申请到了枪支许可,6月份他跑到爱荷华市一家枪店花了200美元买下这支巴西制金牛星手枪。

他仔细挑选过,这是一把仿制美国警方用的史密斯-威森牌的左轮手枪。

从那时起他就想干这件事。

“我早就有这个意思了,但我一直忍耐到我拿到博士学位。”他在给他二姐的最后遗书中写着:“你自己不要过于悲伤,至少我找到几个贴背的人给我陪葬。”

光溜溜的手枪柄仍然有些冰凉,他脸上现出毫无表情的样子看着一切,看着所有的人。

哪怕最靠近他的人,也不易察觉到他眼里闪过的一瞥阴冷凶狞的光芒。

静静地旁听了约五分钟,他突然拔出手枪开枪射击!

他首先开枪击中他的博士研究生导师、47岁的戈尔咨教授。戈尔咨教授应声倒下,他又在教授脑后补了一枪。

继而他又朝史密斯教授身上射击了两枪。

在场人士一时还未反应过来,以为他拿玩具枪恶作剧,直到看到两位应声倒地的教授的脑门和身上流出大摊鲜血才知他真的在杀人!

一位中国同学不堪刺激当场昏倒,另一位中国同学吓得夺门而逃,跑到一处有电话的地方报警求救。

这时卢刚已经冷静地将枪口瞄准他嫉恨已久的“竞争对手”——原中国科技大学高材生山林华博士。

他一连朝小山的脑门和胸膛连放几枪,山林华连哼都来不及哼一下就当场被枪杀。

卢刚在第一现场枪杀了这三个人之后,又噔噔地从三楼跑到二楼,打开系主任的办公室,一枪射杀了44岁的系主任尼柯森。

他确认系主任已经死了后,又跑回三楼第一现场以确定戈尔咨、史密斯、山林华三人是否已经都死了。

室中有几名惊吓得目瞪口呆的证人,其中之一是研究科学家鲍汉生,他和另两名同学正围着奄奄一息的史密斯教授——他还没有死,生命从他的眼里突然逃遁……

卢刚没有打中他的心脏,他鲜血涌注,在书桌下面挣扎着。三个人正准备把他抬起来送去抢救,这时卢刚在309室门口挥舞手枪叫他们出去。

世界大案纪实|天才+魔鬼!北大高材生卢刚杀人事件

鲍汉生轻轻喊了一声:“Stop it!”(住手!)

卢刚不予理睬,然后走到躺在地上的史密斯教授面前,对准他惊恐万状、带着哀求的眼睛又补发了致命的一枪。他真的死了!

这时卢刚跑下物理系大楼,持枪飞快地跑到邻近的生物系大楼,从一楼走到四楼,似乎在寻找一名女性目标(目击者见他进入女厕所寻人),在这过程中他遇到生物系的几位师生,并没有开枪滥杀。

在生物系大楼他没有找到他的“射击目标”之后,他又冲到大学行政大楼,推开副校长安妮克黎利女士的办公室,朝她胸前和太阳穴连射两枪。

副校长的女秘书惊恐、本能地拿起电话要报警,他又向女秘书颈脖上射了一枪!

然后,卢刚举枪自杀了!

整个凶杀过程只有十分钟。六人死亡,女秘书重伤。

卢刚其人

杀手卢刚是研究电浆的。他的毕业论文是探讨临界电离速度。因为电浆是个极为专门的领域,当时全美只有300名左右的科学家有能力从事电浆研究。

卢刚在智慧上能够思索宇宙苍穹辽阔无涯的问题,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却成了一名高智商低智能者。

他以疯狂的行为来残害那么多师长、同学以及自己的生命,造成永远无法弥补的悲剧。

那么,卢刚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首先,卢刚绝对聪明。

他是北大物理系的高材生,也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从小极为聪明,学习上一帆风顺。

在北大物理系毕业后他参加了李政道主持的严格考试,在数百名佼佼者中脱颖而出,名列前茅,顺利考取由中国政府出资的公派生来到美国留学。

以学业成绩相比,卢刚和山林华的水平不相上下。卢刚参加博士资格考试时与山林华同时并列第一,各门科目全都是“A”,他所获得的高分打破物理系历届记录。

卢刚和山林华都是爱荷华大学天文物理系1991年新出炉的博士。山林华比卢刚小一岁,比卢刚晚两年来到爱荷华大学,拿到学位的时间却比卢刚早上半年。

毕业后,成绩优异、研究成果丰硕的山林华被系里留下来继续做博士后研究,并按照Research Investigator(调研员)的职位领取薪水。

而卢刚则没有那么幸运,当他今年5月拿到博士学位毕业后,找工作的事始终没有着落。

全美各大学的研究经费都受到削减,根本没有什么机会,几位教授为他推荐也无任何结果。

他认为是教授们冷淡的原因。卢刚曾对人表示,尽管是“公派”,他也不愿返回中国工作。

卢刚的研究工作一直不太顺利,他的博士论文口试没能当场通过,相反山林华不仅提前毕业获得博士学位,而且他的博士论文还得论文奖,并有一份安定的工作。

这些都是卢刚最不能忍受的,亦为他最气愤而对山林华下毒手的原因之一。

卢刚是一个受过中美两国高等教育,有理智,具有分析和思辨能力的人。卢刚也并无精神失常或任何变态表现。

他感情从不错乱,爱憎分明,也无酗酒、吸毒的习惯。

因而他的行动决不是一时冲动,而是冷静地思考,多次权衡的结果,是按照他所奉行的人生信念行事的结果。

据曾经与卢刚同住一室的爱荷华大学教育系博士生赤旭明回忆说:卢刚这种冷血杀人行为,不仅是由于妒恨,而且是因为他天性中潜伏着一种可怕的“杀机”, “性格决定命运”。

在同学们眼中,卢刚是一个刚愎自负、目中无人、时而埋头研究、时而放浪形骸的人。

他十分孤独,没有什么人愿意和他来往。

他在北京市汽车配件厂当工人的父亲说:“卢刚有两个姐姐,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儿。”

卢刚出国前个性很强,孤僻,不合群。与父母亲也很少交谈,只有和二姐关系密切些。

卢父说,几个月前,卢刚曾在家书中提及由于美国经济不景气,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家人表示,打算为他在国内设法安排工作,但遭卢刚拒绝。

旅美华人赤旭明说,他在1987年夏天与卢刚、山林华合租一个一房一厅,他与小山住卧房,卢刚住客厅。

卢刚从不打扫屋子卫生,喝牛奶从不用杯子,打开盖对着嘴咕噜咕噜喝完就随手扔在地上。

赤旭明比他大十岁,以长辈的口气告诫他,结果卢刚“目露凶光”,表现得非常凶恶。

他形容卢刚根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自视甚高,经常以“物理尖子”自居。

说话喜欢揭别人短处,以嘲弄别人为快乐,时常“出口伤人”。

他说卢刚不仅人品素质极差,而且十分好色。他曾幻想所有的女孩子都拜倒在他这个“天之骄子”的脚下,也费了不少工夫追了许多女孩子,但屡遭挫折。

他经常入酒吧,把自己打扮得很“美国化”,以示与其他中国同学的“风度不同”。

有一次他去拉斯维加斯赌城,想用90美元嫖妓,结果被拒绝。这使他恼羞成怒,耿耿于怀。

另一位物理系的学生说,卢刚与人合住一个公寓,夏天天热,他睡在客厅里,经常把冰箱打开一整夜,根本不顾别人存放在冰箱里的东西酸馊腐败。

卢刚在很多留学生口中,是一个攻击性很强,让人下不了台,又十分自私的人。久而久之,几乎没有人愿意再和他来往。

即使你不断地试图想发现卢刚在个性上有何可取之处,却没有一个人予以肯定的答复。

物理系的一位学生对卢刚的评语是最客气的:“他是个思考问题的方式与一般人截然不同的人,凡事都想到阴暗面,喜欢走极端。”

和卢刚同属“空间物理理论小组”的李新说,近来因为美国经济萧条,政府裁减预算的缘故,系里在毕业生中发起募捐。卢刚用支票开了一张捐款,面额是一分钱。

“卢刚是一个自恋型的人物,”一位熟悉他的教授说,“自恋性格的人会怨恨他们认为伤害他们感情的人。

他们看人,并不是看人的本身并不看人的本质,而是根据自己的解释看这些人怎么伤害他。”这位教授说,“拿着一支枪连续射杀六人,他只把这个视为消灭对他的伤害,而不是杀害其他活生生的同类。”

山林华其人

爱荷华大学的同学在谈卢刚以及被杀死的山林华,就像听人谈论白天与黑夜的差异一样。

一位美国记者说,他们的叙述给人的感觉是:山林华似乎是上帝刻意制造出来,故意要向世人显示善与恶、美与丑、正与邪、光明与黑暗的强烈的对比。

山林华在爱荷华大学知名度颇高,是前任中国学生联谊会会长。而卢刚则由于性情孤僻,连中国学生联谊会也没有加入。

山林华时年27岁,浙江省嘉兴人,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四年前通过美籍华裔物理学家李政道在大陆主持的考试,进入爱荷华大学攻读物理博士学位。

由于他成绩极为优异,在博士资格考试时与卢刚并列第一名。他人缘很好,系里教授对他大为赞扬。

卢刚的父亲是工人,山林华的父亲是农民,他来自浙江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

他的弟弟山雪良在得到这个噩耗时在电话中失声痛哭:“我哥哥是苦孩子出身,好不容易才熬到今天,我们全家以他为骄傲,那个人为什么要杀他这样好的一个人!”

山雪良说他在农村种地务农的父母身体不好,家中还有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奶奶,视山林华如同命根子。他至今也不敢告知家人他哥哥的死讯。

为到美国料理后事,他只好撒谎,说哥哥在美国生病需要人照料,才得以让家人放心,赶赴美国。

1981年,16岁的山林华就以优异成绩考取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1987年赴美留学后,为了接济大陆农村亲人,他长期省吃俭用,每次攒下一二百美元即往家乡寄。

两个月前,家中父老还收到他一张200美元的汇票。他每次写信,都是“报喜不报忧”,以免让老奶奶及父母挂心。

经常劝父母用他寄回的钱吃好些,补养身体。在他们那个村子里,山林华是个出名的好孩子,没想到会突遭惨祸。

山林华的岳父是安徽合肥的一位学者。在山林华被杀害前48小时刚刚抵达爱荷华市作访问,却不幸看见女婿身亡,女儿年纪轻轻成孤孀。

曾经同山林华、卢刚住一个公寓的赤旭明说,小山出身农民家庭,家里很穷,全凭个人努力奋斗登上大陆一流学府中国科技大学的殿堂,并以优异成绩赴美深造,非常不容易。

当他听说小山遇害的消息时,他难过得哭了好几场,因为他在与小山共住一室的日子里,发现了他身上许多美德。

他举例说:小山为了帮助仍在安徽老家的弟弟筹措结婚费用,省吃俭用,相当长一段时间天天喝牛奶,吃面包果腹。因为这两样东西在美国都很便宜。

爱荷华大学电脑博士研究生华欣说,山林华为人非常好,聪明能干,勤奋好学,读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他获最佳论文奖学金是实至名归的,卢刚不该因妒生恨将他杀害。

作为山林华的朋友,他非常难过,很多同学听到这个消息,都难过得失声痛哭,对凶手暴行十分气愤。

受访的学生在谈到山林华时,没有人不是充满了感情与怀念的。几乎大家都不太能接受他就这样与中国同学们天人永隔的事实。

在大伙心目中,与卢刚尖锐的个性相对的是山林华的宽宏。经常挂着微笑的山林华总是替别人着想,愿意对人伸出援手。

与山林华一同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的雪山在谈到他时几度哽咽不止。她说,只要同学开口,即使山林华自己已经买好了菜,他还是高高兴兴地开车送没车的同学去超级市场。

许多到爱荷华大学念书的新同学,都是山林华到20多公里外的Cedar Rapds机场接来的。

作为中国学生联谊会主席,他热情地帮新的同学找房子,买便宜生活必需品。

哪个同学要搬家换房子借他的车,他也总是一句话:“没问题!”

质朴诚恳的个性,使他在爱荷华大学的340多名中国大陆留学生中树立了很高的威信,大家都习惯亲切地叫他“小山”。

物理系的冯炜说:中西部大学与大城市学校不同,因为没有地方可以走动,中国留学生之间的来往十分密切,学生联谊会办的活动大家都踊跃参加。小山于1988年至1989年担任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会长,把联谊会活动办得有声有色。

李新说,博士生课业都很忙,山林华自己做学问极为认真,但没有什么恃才傲物、高人一等的态度,没有学究气。凭着他的纯朴与义气吸引了一群“哥儿们”,大家同心协力为联谊会做事,举办各种活动,深得人心。

物理系几位比较熟悉山林华及卢刚研究工作的人都表示,山林华在事业上比卢刚得心应手,并不只是运气较好的缘故。

一般人只能从山林华与卢刚截然不同的个性与作风去了解他们:山林华人缘好,常微笑,伸援手;卢刚则独来独往,作风怪异,脸上永远是阴霾笼罩。

卢刚给二姐的最后家书

卢刚在杀人当天1991年11月1日12时02分写给他二姐的一封信。

二姐:

你好!内附的支票请迅速存入银行。

这封信是专门写给你的,故不要让家里的其他人看到,在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大概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已寄了一些东西回去,算是我的遗物。我想你只要跟海关说明,他们会让这些东西进境,就算是我自己带回来的。

我最担心的是父母二老,他们年事已高,恐怕受不住这场风波。但我自己是无能为力。这副重担就要落在你肩上了。我恳求你一定要照顾好他们,不息(惜)一切代价。

另外,不要花钱为我办葬礼。千万不要跑到美国来搬运尸体回家。最好是让中国大使馆把我的遗体在美国就地火化,只运一些骨灰回去即可。

牢记:不要让美国这边敲诈钱财。我想我寄回去的钱物足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以(已)足够报答两位姐姐的抚育。

我昨晚给你打完电话后,一个人哭得死去活来,我死活咽不下这口气。你知道我一生来正直不阿,最讨厌溜须拍马的小人和自以为是的赃官。我早就有这个意思了(杀人并自杀),但我一直忍耐到我拿到博士学位。这是全家人的风光。

你自己不要过于悲伤,至少我找到几个贴背的人给我陪葬。

我这二十八年来的经历使我看淡了人生,我曾跟几个人说过我想出家修行去。人的生活欲望是没有尽头的。在美国虽然吃穿不愁,但上边有大富人,跟他们一比,我还是个穷光蛋。总之,我给我自己出了气,给家里人生计提供了保障。

我还有何奢望迷恋人世呢?古人云:“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这人生四大目标,我都已尝过,可谓知足矣!我虽然是单身,但女友已有过一些。高中住宿时我就已开始交女朋友,上大学时经常和女孩乘黑溜进二六二医院过夜。

到美国后,中国的外国的、单身的已婚的、良家女或妓女都有交往。我这人没有恒心,我是见异思迁,不能安心于某个特定之人。也许是没有遇到合适的或高不及低不就。

不管怎么说,我对男女关系已经有些腻烦了,进一步我对我攻了十年之久(四年本科,六年研究生)的物理已经失去兴趣,可说是越走越觉得走进死胡同。

物理研究是越来越失望,目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人们按照不同的学校分成几大派,互相攻击对方,大为吹捧自己。无怪有人说“现代物理是自己骗自己”。我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学更实际一些的学科。

有什么办法呢?父母自己一窍不通,不能在学业上加以指导,全靠我一个人瞎闯。很多美籍华人物理学者在美国混得不得意,就回到国内一阵时间,吹嘘自己,为祖国贡献。于是中国政府也就大肆宣扬,哄年轻人去读纯理科。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我当初去读工科,我今天绝对不可能来美国读学位攒美金。父母是没有经济实力送我来美国深造的。本校一些搞应用学科的人,他们父母大多是留过学的高级知识分子,家里有外汇,可以提供子女考托福、GRE,提供在美的学费和生活费,或他们有海外亲属来借钱。

我今天到这一步,已可以说是有父母的过错在内。我信奉:“生为人杰,死为鬼雄。”我一切自己做自己当。

另外,最好不要让下一辈得知我的真相,否则对他们的将来不利。永别了,我亲爱的二姐。

弟:卢刚

1991.11.01.12:02

后记

曾与卢刚同住一室的爱荷华大学教育系博士生赤旭明回忆说:卢刚这种冷血杀人行为,不仅是由于妒恨,而且是因为他天性中潜伏着一种可怕的“杀机”,“性格决定命运”。

这也许就是人性中,所谓的暗物质吧。

在这个事件中,卢刚是施暴者,也算是一个受害者吧。

愿所有人的灵魂得到安息。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