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索 > 迷案追踪 >
1阅读

大案纪实-揭秘中国版“绫濑水泥杀人案”

时间:2020-07-16 06:56 来源:菜叶 作者: 菜叶

【菜叶网阅读分享】

1973年11月6日,黄昌兵出生在保定老干部家庭,父亲是级别很高的军官,母亲是军队学校的教员。黄昌兵从小养尊处优,待遇很高,物质上比这个城市绝大多数孩子都要好。

只是,父母都忙于工作,尤其父亲常年在部队,很少管教孩子。

少年时期开始,黄昌兵就表现出变态的心理。黄昌兵在小学高年级时,就曾经多次去军队家属大浴室,偷看女人洗澡。为此,他被父亲不知道打过多少次。

上了中学以后,他曾经追求过同班的一个女孩,女孩并不同意。他乘着晚自习,在学校厕所外面拦住了那个女孩,要求交往。女孩断然拒绝,黄昌兵恼羞成怒,竟对她头上脸上连续打去。女孩被打哭,又被黄昌兵按倒在地上,用力抓捏她的胸部和下体。这时一个老师来上厕所,黄昌兵才被吓跑。女孩家长向学校告状,学校考虑到黄昌兵身份特殊,由校长出面约他的父亲面谈。黄昌兵的父亲气的半死,回家后痛打了黄昌兵一顿。

事后,因为黄父的恳求,学校没有对黄昌兵进行处分。受害女孩家庭知道对方是高干,惹不起,只好被迫转校。

有了这种经历后,黄昌兵更是肆无忌惮。高中后,黄昌兵更成为班上的刺头。仗着身份不同,黄昌兵根本不服管教,连班主任都不放在眼里。高中的几年,黄昌兵就是在这些黄色物品中渡过的。甚至在高考的前一天,黄昌兵还借来了几本黄书。

高考失利后,父母利用关系将黄昌兵送到军队,成为工程兵某部的一个士兵。黄昌兵为人虽坏,倒也不是笨蛋。在军队期间,他的土木作业水平很高,还学会了玩枪。只是,军队的几年并没有改变黄昌兵的本性。

退伍以后,黄昌兵越来越坏,开始公然混迹歌舞厅!

在歌舞厅里面,黄昌兵认识各种女人,还和其中一些人发生了关系。他的父母也知道黄昌兵不学好,但确实也管不了,只能听之任之。

就这样的生活环境下,黄昌兵在1997年3月,犯了大事。

【中国大案纪实】揭秘中国版“绫濑水泥杀人案”

一次在某歌舞厅,黄昌兵看到了一个漂亮女孩。这个女孩叫做阿华,穿着性感暴露,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女孩。

黄昌兵忍不住去邀请阿华跳舞,但她拒绝了:我跟男朋友一起来的。

四周看了看,黄昌兵没有看到有什么男人:什么男朋友,骗我的吧。

阿华:我男朋友上厕所去了,马上就来。你别烦人啊,快走开。

作为高干子弟,黄昌兵一向傲慢惯了,谁敢这样同他说话?他恶狠狠的说:你让谁走开?你看看自己打扮,不就是个鸡吗?装什么淑女?我今天就要你陪,你跳也得跳,不跳也得跳。

说完,黄昌兵就去拉阿华,阿华急忙反抗,两人闹成一团。

突然间,黄昌兵感觉被人用力推了一下。他一回头,一个铁塔般的小伙子站在他背后:你他妈搞事啊?快放开我女朋友,不然弄死你。

黄昌兵身高1米8,也不是好惹的:你弄谁啊?

一句话没说完,黄昌兵一拳打过去,两个男人打成一团,舞厅顿时一片狼藉。

混战中,黄昌兵不是小伙子的对手,连吃了几拳,头还被砸了一酒瓶。

恼怒之下,黄昌兵也顾不上有什么后果,拔出身上的弹簧刀,一刀刺过去。

这一刀,正好刺中小伙子的腹部!

啊!小伙子一声惨叫,捂住肚子倒了下去,血流了一地。

阿华见男朋友受伤,尖叫:杀人了!杀人了!

黄昌兵非常惊慌,慌不择路的逃出歌舞厅,当晚躲在一个朋友家。

这个小伙子被送到医院以后,经过抢救保住了性命,医院方面很快报了警。第二天,警察就追到黄昌兵家里。他的父亲已经退伍,成为保定市的高级干部。听说儿子将人打成重伤,这个老头子差点气的吐血。

在父亲的命令下,3天后黄昌兵向警方自首。

经过父母再三活动,加上有自首情节,黄昌兵因故意伤害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

入狱以后,黄昌兵倒是积极改造加上父母托关系,最终只蹲了2年,1999年3月提前1年释放出狱。

出狱以后,黄昌兵的父母希望他改邪归正,将自己名下北市区新北街120号一套房子过户给他,还每个月给他生活费。可怜的老两口一把年纪,仍然希望养着儿子,只要他不出去闹事。

遗憾的是,狗改不了吃屎,黄昌兵很快又混迹在歌舞厅,认识了一个小姐赵丽娟。赵丽娟相貌平平,很快就喜欢上了谈吐不俗、相貌斯文的黄昌兵,两人开始同居。

可惜,黄昌兵却没把赵丽娟当回事。

在和赵丽娟同居期间,只要赵不在家,黄昌兵就带女人回去过夜。

2000年,黄昌兵在歌舞厅,认识了年轻女孩红红,两人经常跳舞。红红可不是坐台小姐,只是有些轻浮的社会女青年。和别的女孩不一样,红红性格倔强经常顶撞黄昌兵。黄昌兵觉得虐待红红肯定很有趣,决定选择她作为猎物。

几周后,黄昌兵邀请红红去他家做客。红红知道黄昌兵是高干子弟,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危,就答应了。随后,黄昌兵在家中对红红进行残酷的虐待。

红红性格强硬,被虐待昏迷醒来后发誓要报复:你这个畜生,别想跑掉,我一定报警,告你强奸。

黄昌兵:行啊,你报警去就是了。你是跟我来家的,不是我绑架你来的。我说我们是谈朋友,你看警察相信谁!

红红:你把我打成这样,警察会相信你?你等着坐牢吧。

听红红这么说,黄昌兵不觉害怕起来。

黄昌兵一想:强奸罪至少5年以上,加上伤害罪,恐怕要蹲上七八年。无论如何,他也不愿意回到监狱。

犹豫再三,黄昌兵一横心,决定干脆杀人灭口。于是,黄昌兵找来一根电线,将红红活活勒死在床上。

没想到,看着红红死前的拼死挣扎,却让变态黄昌兵感到很大的快感,从此欲罢而不能。

当晚,他便在一个公园里找到认识的坐台小姐夏琳。黄昌兵取出300元,塞在夏琳的手上,夏琳懵然无知的跟着黄昌兵回到家,随后,在红红身上的一幕又在夏琳身上重演,最后夏琳又被勒死。

随后,黄昌兵开始考虑怎么藏尸,怎么脱罪。

黄昌兵他曾经当过工程兵,很有些建筑手艺。他将两具尸体装入一个衣柜,然后拿出家里装修剩下的水泥,将衣柜内外都填满水泥,砌起了一个封闭的箱子。

这两具尸体,就被封在里面。因为是封闭的,尸体的臭味不会散发到外面,不容易被人发现。除非将水泥箱子打碎,不然没人会发现里面的尸体,这比碎尸以后随便乱扔要安全得多。只用了几个小时,黄昌兵就把2具尸体都封在了水泥箱子里,然后倒头就睡。

次日清晨,“咚咚”的敲门声把黄昌兵吓了一跳,他以为是警察找来了。

直到看见母亲时,他才松了一口气。当母亲问他水泥箱子是作什么用时,黄昌兵竟谎称“是我锻炼用的,我可以站在上面拉引体向上。”

随后,黄昌兵带着女友赵红娟,逃到北京去避避风头,又去了辽宁丹东。

差不多半年后,发现没什么情况的黄昌兵又回到老家保定。睡在一个藏有尸体的房子内,黄昌兵也难以安宁。加上既然有了命案,恐怕不能再和家人联系了。

黄昌兵很快搬离自己的住处,和女友赵红娟租了郊区的一座民房。失去和家里的联系,也就失去了经济来源。

无奈之下,黄昌兵只能决定捞偏门。他带着1万元本钱,同狱友刘亚菲去赌场玩牌,试图多赚一点。

没想到,黄昌兵却在赌场输了8万元。他不是傻子,很快明白这是刘亚菲设局骗他。

此时的黄昌兵是个背着2条人命的杀人犯,再多一条人命也算不了什么了,2000年11月2日,黄昌兵带着尖刀来到刘亚菲家,找他算账。

刘亚菲不在家,他的妻子开的门。黄昌兵觉得杀了刘妻,也一样是报复,就将倒霉的女人打倒捆绑起来。随后黄昌兵捅了她30多刀,又拿走了2万元现金。

黄昌兵和赵红娟逃到广西凭祥,这里有他的一个战友阿强。

阿强退伍后,以贩枪贩毒为生。

黄昌兵拿出抢到的钱,从他手中买到了一支越南贩卖来的手枪:美制史密斯维森左轮手枪。

11月3日凌晨3时,黄昌兵拿这手枪在南宁抢劫了那个女青年2000元的财物,还试图将她绑架虐杀。好在正好有联防队员经过,黄昌兵逃走了。

这次抢劫得手后,黄昌兵故技重施,将少妇小珍绑架性虐后,用匕首杀害,但这次只抢到几千元。随后他将小珍的尸体,用水泥砌在出租屋的灶台下。

随后黄昌兵又在南宁绑架了一个坐台小姐,从她身上搞到了六万元,又将她开枪打死。

这次枪杀小姐后,黄昌兵发现左轮手枪不好,便处理掉了,然后又从阿强那,买了一支美制柯尔特M1911半自动手枪和7发子弹。带着新枪的黄昌兵逃到了武汉。

2003年10月31日下午4时35分,汉口顺道街:两名女子遭持枪绑架劫财,解救中两民警中弹受重伤,黄昌兵逃之夭夭。

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处技术人员火速赶赴现场,很快对逃犯画像:犯罪嫌疑人身高1.80米左右,操北方口音;从现场提取的弹头,认定疑凶所持为美国造“柯尔特”M1911型手枪;从疑凶遗留的一件西服中发现4张河北、河南、山东地区的身份证及印有河南信阳地区电话号码的一个打火机,认定其应曾在冀、豫、鲁等地活动;以疑凶作案中的凶残程度,判断其极可能有前科,可能身负大案甚至命案。

次日上午,侦破专班确定将侦查重点放在冀、豫、鲁三省,并派出5个小组,分赴三省深入调查。

警方市内调查获悉,疑凶10月29日晚6时许走出汉口火车站,且衣着较厚,操北方口音。专班随即沿京广线,北上信阳、郑州等地调查。

11月2日晚6时许,刑侦处侦查员通过上网比对,发现河北保定网上通缉的杀人逃犯黄昌兵与“10·31”案犯极为相似,专案组刑警经保定市公安机关核查,发现黄昌兵于2000年11月2日在该市杀死1人,同时发现广西南宁市公安局去年也曾到保定追捕杀人疑犯黄昌兵。专班与南宁警方联系,两地警方比对嫌疑人遗留物,认定作案人确系同一人,即黄昌兵。

公安部随后在全国范围内发布B级通缉令。

2003年11月3日,专班侦查取得进展:逃窜的黄昌兵与在河南信阳的一女子有过频繁联系。

专班刑警潜入当地酒店卧底调查,发现此女名叫孟凡,在该酒店坐台。而与该女熟悉的另一坐台女称,10月31日晚,与她在一起打麻将的孟凡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后,匆忙离去。

2003年11月12日,刑警深挖出一条重要线索:在信阳开出租车的付某曾在10月31日搭载过孟凡。为防打草惊蛇,专案组刑警假扮成江西客商,让付某开车到信阳鸡公山一带,然后依法对其展开讯问,证实了孟凡曾到武汉接人。

据付某交待,10月31日晚,一女子突然急匆匆来到信阳火车站,找到在此候客的他,说要马上去武汉,并愿意出价450元包车。

付见是一女人包车,就同意了。当晚10时许,付某开车进入武汉市郊的东西湖区。包车女子让其停车,然后开始打电话。不久车子重新发动,开到汉阳安泰酒店附近,将一男子接上车。而后,付某按乘客要求,连夜开车赶回信阳。

武汉警方确认,这就是孟凡赴汉接应黄昌兵的全过程。

【中国大案纪实】揭秘中国版“绫濑水泥杀人案”

2003年11月16日下午2时许,赴河南的武汉专案组刑警在河南警方的配合下,终于查出黄昌兵等人可能溜到了河南南阳。随后,专案组民警兵分四路赶赴南阳,在当地警方配合下,布下天罗地网。

18日中午12时许,黄昌兵果然出现在专案组刑警早已锁定的当地八一路上。身着便衣的民警一边跟在其身后,一边低声呼叫民警增援。当毫无察觉的黄昌兵步入八一路一家名为“华中希望读书社”的书店后,6名刑警突然冲入该店,猛地将黄昌兵摁倒在地。

随后,武汉警方赶到黄某在当地的租住屋———南阳市工业路189号西南角2单元102房。留在房内的孟凡落网。民警从房内床边一柜子下搜出已上膛的军用手枪1支(内有子弹2发)、匕首1把以及假身份证等物品。孟凡交待,其真名叫赵红娟。

2004年02月24日,黄昌兵被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现年30岁的黄昌兵自2000年起,先后作案6起,持枪、刀等凶器滥杀无辜,致5人死亡、2人重伤;绑架勒索人民币6000余元;盗窃人民币2万元;强奸妇女1人;持枪抢劫;非法买卖枪支2支,子弹17发。黄昌兵共被控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绑架、强奸、盗窃、非法买卖枪支罪等6项罪名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