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索 > 迷案追踪 >
1阅读

大案纪实-云南大学宿舍连杀四个人的马加爵案始末

时间:2020-07-17 06:57 来源:菜叶 作者: 菜叶

【菜叶网阅读分享】

当年在云南大学宿舍连杀四个人,引发了轰动全国的"马加爵事件",我想说的是一个神智正常的人,在其生命、财产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权威机关授权,用残忍的手段杀害了四个同学,破坏了五个家庭。这个畜生就是马加爵。而后来马加爵的罪行居然被原谅了,被美化了,被构筑成一次次校园霸凌的总爆发,其中不光有媒体的功劳,社会舆论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听我说一说吧。

2004年2月23日中午13时18分,结束寒假刚返校不久的云南大学北院鼎鑫学生公寓6幢317室两名学生感觉宿舍有异味,遂一起打扫卫生,发现本室一衣柜内有液体流出并带有臭味后,随即向学校宿舍报告,保安撬开后发现四名学生尸体都被藏在宿舍内的四个衣柜里,校方随即向昆明市公安局报警。

经查死者是该校生化学院生物技术专业2000级的4名学生,唐学礼、杨开红、邵瑞杰和龚博,云南省公安厅和昆明市公安局在之后的现场勘查和调查访问后认定,4人的同学马加爵有重大作案嫌疑,而此时马加爵已失踪数天。

「中国大案纪实」马加爵案:弥天大谎的长恨歌,愿更多人能知道真相

2004年2月26日 广西自治区公安厅发出通缉令,并悬赏5万元捉拿马加爵。随后公安部又发布A级通缉令,悬赏20万元人民币在全国范围内公开通缉。

公安部统一指挥针对马加爵的全国大排查,全国出现数十名“疑似者”,但最后都确认不是他,案件一度陷入僵局。

与此同时马加爵父亲接受记者采访时,写下一封家书,劝儿自首。他在信中说:“你平时都说长大了要报答父母恩,现在从你失踪后,我们每天都放声大哭,你母亲已经病得很重了,她是多么想看见你啊!……儿子,你从小就是一个孝敬父母的好孩子,我们相信,你不会让我们永远去承受这种痛苦的。”

这时候有警方传来了一条消息:2月15日,马加爵曾在云南省工商银行汇通支行学府路储蓄所分两次提取了350元和100元人民币现金;2月8日至13日以及2月15日马加爵上过互联网,查询江西省赣州市、湖南邵东县和广州市等地的地理、交通、就业等情况,并浏览了有关身份证的制作、核查等有关规定,访问过互联网上“公安部”、“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等网站。上网时间集中在晚上11时至次日7时。

3月12日广东省公安厅转发公安部查缉马加爵线索的通告:警方调查发现,马加爵极可能于2004年2月17日下午乘火车离开昆明前往广东,所涉车次及时间包括:2060次昆明—湛江,时间为20:41;1166次昆明—广州,时间为23:23。

3月15日下午,海南省三亚市公安机关接到群众举报,发现一形似乞丐的青年男子很像被通缉的马加爵。我是值班民警,15日晚上7点多,去菜市场处理一个买卖纠纷,接近处理尾声时,派出所打来电话。我赶回派出所,见到了举报人。

“在哪里?”“在河边。”“在干什么?”“在吃东西。”“坐你的车,你赶快带我去。”我与举报人之间的对话异常简短。

另外,没开自己的摩托车,是因为有两个担心,一是怕因为停泊车贻误战机;二是担心举报人临场害怕而躲开,从而贻误战机。“开快点,开快点。”坐上举报人的摩托车后,我一路上都在催。考虑到马加爵身上可能有凶器,对可能发生的搏斗,我是有思想准备的。当时我穿着警服,带了一副手铐。我想,如果真的打起来,我们的群众基础好,看到警察与嫌疑人搏斗,群众是会帮助我们的。几乎在我到现场的同时,我的同事也到了。在距离一米处,我盯着他。

马加爵当时正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个破馒头在啃,又从垃圾中捡起一块红薯饼慢慢啃了一口,放进了塑料袋里包起来,然后装进了上衣口袋。当时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继续吃东西。

他的脸黑乎乎的,看不出什么表情,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衣服,也很脏,蓬头垢面的,像个疯子一样。我离他不到一米,盯着他观察了十几、二十秒,在他又一次抬头看我时,开始问他:“你是哪里人?”“呀呀呀呀……”他含含糊糊的,我什么也听不清楚。“请出示你的身份证。”他还是没有太多反应,但拿起了随身的帆布袋想走。

这时,我开始怀疑他。一般来说,真正的疯子是不会有这样的反应的。“别动。”我们没有马上给他戴上手铐,只是用手按住他的右肩膀,限制他的行动,同时通知领导。

马加爵被警方抓获后,刚开始时装聋作哑,拒绝回答警方的询问。民警用水将他的头和脸洗干净后,拿出公安部的通缉令给他看。这时马加爵才放弃抵抗,承认自己就是马加爵,并准确地说出自己的家庭住址、年龄等相关信息。马加爵说,他知道自己被通缉了,但他从来没敢好好看过通缉令,也不知道通缉令的内容,他没想到自己能值20万元。

马加爵交代,之所以选择三亚逃亡,是因为“这是最远的地方”。“没想到这边也查得这么紧。”警方从马加爵身上搜出一部复读机和三盒录音带,马加爵说他在逃亡的过程中,有时还会听听外语。马加爵供认,他的录音带里录了他的做案动机及其他作案的一些情况。

你为人太差了

学校的一些老师和同学介绍,马加爵和被害的四名大学生之间平时关系都相当不错,他们经常在一起活动,这5个人又同是一个专业毕业班的学生。

而根据现在警方的判断,马加爵就是杀害其他四名学生的嫌疑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留给我们的一个最大疑问就是,马加爵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据一些同学反映,马加爵性格比较内向,交往的朋友不多,也没有女朋友。

不过和被害的四人交情不错,五个人经常在一起玩。其中广西梧州的邵瑞杰和他还是老乡,假期两人还经常一道结伴回家。正因为这样,马加爵的作案动机就成了一个最大的迷。

而据马加爵初步交代,他杀的4个人都是他的同学,平时和他的关系很好,但其中3人都曾和他吵过架。

这个寒假由于要找工作,马加爵没有回家,而邵瑞杰和唐学李早早就返回了学校。

案发前几天的某一天,马加爵和邵瑞杰等几个同学在打牌时,邵瑞杰怀疑马加爵出牌作弊,两人发生了争执。

其间,邵瑞杰说:“没想到连打牌你都玩假,你为人太差了,难怪龚博过生日都不请你...”这样的话从邵瑞杰口中说出来,深深地伤害到了马加爵。

邵瑞杰和马加爵都来自广西农村,同窗学习、同宿舍生活了4年,马加爵一直十分看重这个好朋友,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邵瑞杰眼中竟然会是这样的评价,而且好朋友龚博居然也是如此。

就是这句话使马加爵动了杀邵瑞杰和龚博的念头。

为了实施他的杀人计划,马加爵在网上查阅了许多资料,最后确定用杀人后流血相对较少的铁锤作为他的作案工具。

他到一个旧货市场上买了一把石工锤,为了使用顺手,他请店主把过长的木柄锯短,悄悄把锤带回,并藏在了宿舍楼内厕所的隐蔽处,想等到作案时再取出来。

但不知怎么的,石工锤却被人偷走了。

不得已,他又回到上一次买锤的商店再买了一把石工锤,同样让老板把过长的木柄锯短后带回宿舍。

其间他还买了用于捆扎尸体的黑色塑料袋、胶带纸,并上街请制证窝点制作了假身份证,以备出逃时使用。

唐学李原本不住校的,一直在校外租民房住,但那几天由于还在假期,宿舍床位普遍空着,唐学李就暂时住进了马加爵和邵瑞杰住的317宿舍。

唐学李没有在邵瑞杰和马加爵的夺命牌局中争吵,也不曾和马加爵有任何过节。

而邵瑞杰那几天经常跑到隔壁宿舍玩,玩晚了有时也就住在隔壁,唐学李的存在成为了马加爵杀邵瑞杰的最大障碍。

2月13日晚,马加爵趁唐学李不备,就用石工锤砸向唐学李的头部,将其砸死后,用塑料袋扎住唐的头部藏进衣柜锁好,并认真处理好现场。

在唐学李女友看来,二人甚至算是不错的朋友,唐平时喊马加爵“马哥”,从来没有言语不慎得罪马加爵,只因为他暂时借住在马加爵宿舍里,那两天又总是睡在宿舍不爱出门,妨碍了马加爵的杀人计划,因而被杀。

马加爵亲口承认为什么第一个杀唐:“不是先后的问题,而是下手的机会来了,他恰好那时在寝室,如果是别人,结果也会一样。”

14日晚,邵瑞杰上网回来晚了,隔壁宿舍的同学已经休息,他就回到了317室住。

就在邵瑞杰洗脚的时候,马加爵用石工锤将邵瑞杰砸死。

马加爵供述:“我跟邵瑞杰很好,邵还说我为人不好。我们那么多年住在一起,我把邵当作朋友,真心的朋友也不多。想不到他们这样说我的为人。我很绝望,我在云南大学一个朋友也没有……我把他当朋友,他这么说我,我就恨他们。”

龚博和马加爵从来没有冲突,来往不多,同样没有参与马和邵的牌局,因为过生日没请马加爵,而邵瑞杰又用此事教训马加爵:“就是因为你人品不好,所以龚博过生日都没叫你。”因而被马加爵怀恨,惨遭杀害。

马加爵正在宿舍里处理杀死邵瑞杰留下的血迹时,恰巧来到马加爵的宿舍找人的杨开红,马加爵担心事情泄露,杀害了杨开红。

被杀害的这4名同学,全部都是头部被石工锤击中致死。

马加爵把他们一一藏在宿舍的衣柜内,用黑色塑料袋扎住头部,防止血流出来,然后用胶带纸把报纸蒙住衣柜,用锁锁好。

随后,马加爵开始了逃亡之路

17日,他到火车站乘车时,所使用的假身份证被铁路警方查获。但可惜的是,由于当时在317宿舍内的4具尸体还没有被人发现,他逃脱了铁路警方的处理,悄悄搭上了去往广州的火车。

2004年4月22日,昆明中院公开审理了马加爵涉嫌故意杀人、附带民事诉讼一案,并于4月24日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马加爵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令马加爵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文杨、唐先和人民币两万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邵渭清、黄燮梅人民币两万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绍权、马存英人民币两万元。

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马加爵没有提出上诉,昆明中院即依法报送云南省高级法院核准对马加爵的死刑判决。

6月17日上午9时,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核准了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加爵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判决。

宣判结束,马加爵即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临刑前的一封信?

马加爵被执行死刑后,《马加爵临刑前写的一封信,让在场警察都落泪》、《长恨歌》等文章在网络疯狂转发,文章称马加爵,因受尽欺负无奈才杀人的。

大家知道马加爵是大学生,曾经成绩不错,又比较贫困,被捕的时候几张照片相当凄惨(其实逃亡的人都凄惨),勾起了一些人和媒体的同情心。

于是部分人就开始“深挖”马加爵的优点、亮点,深挖马加爵犯罪的社会背景,这些本来无可厚非,但是挖着,挖着,一些东西被挖变味了。马加爵的罪行本身也被原谅了,被美化了。

一些人开始歌颂马加爵的“果敢”、“勇猛”、“计划周密”、“智商高”……

接着为了让马加爵更完美,马加爵杀人也被杜撰出了合适的理由——马加爵一直被欺负,马加爵杀的是一直欺负他,歧视他的坏人。

这个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是某论坛的一篇,以马加爵口气写的“诗”,也就是后来广为流传的“长恨歌”,其作者的网名叫“地中海之笑”。

长恨歌

这个“诗”里,马加爵高尚到“完美”,被害者无耻到“可憎”,双方的矛盾尖锐到不可调和。

一石激起千层浪,好事者开始疯狂的转帖这个伪遗诗,继而给伪遗诗加上了9条评说,再接着甚至做成了视频——假“焦点访谈”。

在马加爵被神化,被害者被妖魔化的过程中,推波助澜者是当时在青岛大学读书的大学生洪峰,洪峰自拍的DV剧《马加爵》在校园中受到热捧,进而在互联网上被大肆炒作,使马加爵被欺凌的观点深入人心,成为了“铁案”

面对扭曲事实的DV剧《马加爵》,马加爵的同学进行了批评和还击,洪峰被迫自辩说《马加爵》一剧是艺术创作,是完全臆造的,不是事实记录,以下洪峰的辩解:

但仍有马加爵的粉丝无视洪峰的表态,坚持认为DV《马加爵》就是现实的马加爵。

以下较早版本的带九条评说的《长恨歌》,那个时候的转帖者还会怀疑一下真假,到了后来,几乎所有人都不思考了,都相信这“诗”是真的。

以至于后来各大论坛纷纷转载,并夸大其词。

原文:

马加爵获得“全国奥林匹克物理竞赛的二等奖”。
马加爵宿舍的同学曾在马加爵的被子上撒尿。
在冬天温度比较低的时候,马加爵宿舍的同学曾经给马加爵一二块钱,让他替自己洗衣服,马没钱就洗了。
马加爵在监狱中穿上了他这一生中穿过的最好的衣服-----囚服,“这是我穿过的最好的衣服”加爵今天说的这句话让在场看押他警察都落泪。
马加爵因为没有鞋子穿,在助学贷款没发的几天里光脚,逃课。
马加爵家依*给人熨衣服过活。其母亲丢了100元钱(熨200件衣服的钱),马加爵把100元丢在过道里让母亲捡到!
马加爵5000元学费,是从家到学校借了一路借来的。
马加爵拒绝投案,也拒绝4位律师免费做无罪辩护,原因是他只求一死。
马加爵已经负债1万元,打零工补贴生活费。

如今一有大学生刑事案件,马加爵的名字就一次次被提起,大多以无辜可怜的形象出现,马加爵是受欺负才杀人的说法几乎定型.....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