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索 > 迷案追踪 >
1阅读

大案纪实-辽宁省昌图县特大杀人抢劫轮奸案纪实

时间:2020-07-18 07:52 来源:菜叶 作者: 菜叶

【菜叶网阅读分享】

1992年1月10日22时,辽宁省昌图县,聂喜春一家已经睡下,但聂喜春的爱人汪淑玲还没有睡着。就在这时,屋门突然被人拽开了,两个黑影闯进屋来。随着屋里的灯被拉亮了,她看到两个凶神恶煞一般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两个人一高一矮,其中大个子30多岁,一头染过的卷发,两个眼睛外眼角向外翻着,留着稀疏的八字胡,眼睛阴沉沉扫视着屋里。一旁的小个子比大个子年纪略小些,站在稍后的地方,一双小眼睛时不时眨着。他们手里各拿着一把尖刀。

“有钱吗?借点!”大个子恶狠狠盯着睡在中间的聂喜春,边说话边从门边拾起一根一寸多粗,一米多长的铁棍,在手里掂了两下。

聂喜春回答道:”没有钱。”

大个子二话不说,抡起铁棒重重打在聂喜春头上。

“别打了,你们这是干什么?“汪淑玲使劲伸出双臂,想去挡住铁棍,可她的头上立刻也重重地挨了一记铁棍,一声不吭倒了下去,接着铁棍又一下一下落在头上,甩的屋顶和墙壁上一片猩红。

接着,大个子的眼光又落在了聂喜春女儿身上,这个不到20岁的姑娘被眼前的事情吓呆了,见到大个子向她逼来,连忙说道:“你们别打了,我给你们拿钱!“

然后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七八十元给大个子,大个子接过钱,一把扯烂她的背心,扒掉她的内裤,把她扔到床上,然后小个子示意了一下,小个子见状扑了上去,过了一会儿,小个子站了起来,大个子又接着扑到姑娘身上。

等大个子发泄完兽欲后,两人用砖头狠狠打了受害者一家三口的头部,然后很快在黑暗中消失了。第二天早起,聂喜春女儿的朋友去她家找她时发现满屋鲜血,聂喜春夫妇已经死亡,他们的女儿尚存一息,后来在医院经抢救无效死去。

案发第二天,1992年1月11日23时许,两个黑影又出现在距聂喜春家近200公里的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金成根家的门前。

轻轻的敲门声,把金成根从睡梦中惊醒,他感到奇怪,这么晚谁会来敲门呢?可不断的敲门声使他无暇考虑,披上衣服来到门前问:“谁呀?”

“公安局,检查!“

金成根伸手打开了门,没等他看清来人,门一下被撞开了,紧接着他的头上重重地挨了几下,倒在地上。

金成根妻子金凤淑听到外屋的声音,刚要问怎么回事,屋里冲进来两个人,用刀把她逼在被子中不能动了。

大个子问有钱没有,金凤淑惦念丈夫,听到问话急忙说:“有,我给你们拿。“然后拿了80元递给大个子。大个子接过钱,脸色突然出现一丝淫笑,小个子看见了立刻扑了上去,将金凤淑按在床上。金成根的儿子金学海疯了似的冲了过去,小个子抄起棒子狠狠打在金学海的头上,金学海倒下后,两人将轮奸金凤淑之后,将一家三口绑在床上,然后用木棒猛击三人的头部,扬长而去。

第二天上午,附近乡亲们发现后,将金家三口送往医院,金凤淑和金学海脱离危险,金成根因伤势过重于2月10日死去。

1月12日22日10:30,这两个人又来到了抚顺市清原县八家村。

两个多小时之后,抚顺市公安局接到报警称,八家村发生强奸抢劫杀人案。经现场勘查,发现村民曾宪才和他母亲王玉荣刚刚死去,公安机关迅速行动,沿路追捕凶手。

凌晨三时,一队民警路过清原镇新村街满意商店,洞开的店门引起他们的怀疑,进到店内,发现店主冷福仁浑身是血,靠坐在西墙。他的妻子郭春艳躺在在炕上的一大片血泊中,已经死去多时了。

而此时,曾宪才的妻子徐淑梅和她两个女儿躺在床上接受抢救,凶手是在他们三人面前杀死了曾宪才和王玉荣的,幸免一死的徐淑梅被打得眼球外露,三个女儿中两个被轮奸,剩下一个没有被强奸的年仅14岁的小女儿曾静,被凶手重击头部后,送到医院不久就死掉了。只两天时间内,抚顺市接连发生三起特大凶杀案件,六人死亡,三人重伤,三人被轮奸。

面对辽宁省铁岭昌图县、抚顺市清原县和顺城区发生的4起杀人案件,辽宁省公安厅刑侦处处长刘振江高度重视,他立刻派人到当地调查,得到的反馈是4起案件非常相似,符合串并条件!

这让刘振江倒抽了一口凉气,如果这真是一伙人在三天之内做下惊天大案,那如此高频率的作案,即使在中国刑侦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

刘振江立刻布置辽宁公安以两市作为重点区域,进行摸排调查,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凶手早已经跳出辽宁省了!

1月13日22:30,吉林省吉林市物资公司工人王德正在屋坐着,忽然两人闯了进来,用匕首顶住王德胸口:“快坐下,别动,不然捅死你!“王德害怕就趴下了,两人将王德捆起来后,问屋里还有谁。

王德回答说,锅炉工陈振喜还在,他们两人就冲进里屋把陈振喜也抓住绑了起来,然后从王德和陈振喜身上抢得300多元钱,骑了一辆自行车扬长而去。

11月14日傍晚,长春二道河区附近的大坝上出现两个黑影。长春市石油商店工人李福才,骑自行车沿着大坝向家里赶,突然,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拉住他,将他和自行车一起重重地摔在地上,李福才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被乱刀刺死。之后,凶手将他身体塞进一个沙坑,又推上了李福才的自行车,向火车站方向走去,第二天中午,几个孩子发现了李福才的尸体,连忙报案,但凶手早已经离开当地。

长春和吉林市两地的公安对这一起抢劫案和杀人案进行了走访调查,但此时,凶手又窜回了辽宁!

大案纪实|辽宁省昌图县发生的特大杀人抢劫轮奸案

1月16日晚,辽宁省海城市中小镇前小村,一高一矮两个黑影沿着铁路线来到村边。

他们两人在村里面溜了一会儿发现一家人只有老两口,就想进去抢钱。这家人住的是焦老汉和焦老太,焦老太嫌家里的大黑猫吵得很,就将猫撵到院子里,没想到这一下居然将院子外窥视的两个黑影吓走了。

两个黑影不甘心,又开始在村里寻找其他目标。

20点30左右,村民齐春奎和爱人韩秀娟两口子带着孩子已经睡下了,突然门一声巨响,两个陌生人冲进屋来,齐春奎刚要站起来,一把明晃晃的斧子在他面前一晃:“别动,动,我砍死你!“

齐春奎不敢动了,大个子问有钱没有,齐春奎说没有,大个子就用斧子砸了一下他的头,齐春奎没办法,只好将身上的200元钱和手表交给大个子。大个子接过钱,叫齐春奎头朝里趴在炕上,用一根电线将他捆住,然后将妻子韩秀娟拖过来轮奸了她,又将韩秀娟和几个孩子用电线绑了之后,骑上齐春奎的自行车走了。

两人没走多远,又来到肖运权家,这时已经夜里11点,肖运权家一片寂静,肖运权住东屋,他的妻子高云秀住西屋。大个子一脚踢开房门,朝高云秀的西屋闯去,巨大的踹门声,将高云秀惊醒,可她还没搞清怎么回事,屋里灯就被人点亮了,一把明晃晃的斧子向她头上砸来。很快,高永秀就倒在血泊之中。东屋,肖运权已经被小个子用菜刀逼住了,大个子闯进来,用绳子将肖运权捆住,两个人翻箱倒柜只找了四元钱就逃走了。

逃跑的路上,两人忽然看到还有一家仍亮着灯,就冲进了院子。

这是村民祁武昌家,当天晚上祁武昌夫妇和他们两个妻妹正忙着赶缝纫活,突然大门被人踹开,两个男人闯了进来,立刻将祁武昌打晕,三个女人被这场面惊呆了,祁武昌妻子翟庆玉本能地拿过剪子冲过来,被大个子打翻在地。之后,两人将四个人捆起来,却只找到10元钱,于是连夜逃离本地。

1月18日晚,辽宁省锦西市公安局接到报警,在铁路沿线发现两具男尸,民警赶到现场之后发现两具男尸并排躺在一处不是很深的土坑里,分别是二台子村的田耕文和张树忱。两人身中数十刀,这些创伤足够让他们死十几次。

第二天上午10点,公安机关正在勘察现场,没想到二台子村治保主任又匆匆赶来,惊慌的报道说,村民关学书一家三口被杀死在家中。

原来前一天晚上。田耕文在路上行走时被一高一矮两个男人拦住,问他有没有钱,田耕文说没带钱,就被两人刺伤腿部。正巧这时,村民张树忱骑车路过,两人就逼着张树忱用自行车驮着田耕文,向远离公路的田间走,等走到一个比较荒僻的地方。两人就将田耕文和张树忱分别刺死扔进土坑。之后,推上张树忱的自行车,向附近的一个小村庄走去。

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院落跟前,这是乡轧钢厂供销科长关学书一家,两人钻进院里,分别找到一个镢头和一个木棒,他们每人手中还有一把刚杀过人的尖刀。

两人毫无阻拦地冲进到了屋内,关学书夫妇正在看电视,看到两个陌生人进来感到很茫然。大个子又是那句“借点钱花!”,关学书说没有,大个子照着关学书头上就是一镢头,关学书的爱人郭桂芬叫了起来,小个子照着郭桂芬的头上也打了一棒子。

关学书立刻说自己有钱,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一沓钱给大个子,这时关学书19岁的儿子关国栋进了院子,大个子转到门后躲避起来,等关国栋进来后照着头就是一镢头,将他打死后,又将关学书夫妇打死。之后推上关国栋和张树忱的自行车,消失在夜幕中。

1月21日晚,辽宁省营口市山上村突然出现了一高一矮两个黑影。他们来到村子边上一处独立的住户门前,这里是赵克礼家。赵家门前挂着一把镢头,大个子顺手把它摘了下来,两人发现门是从里插着的,就合力拽住一扇门,一下就把门拽了下来。

进到屋里打开灯,这时赵克礼已经从被子坐了起来。

高个子问:“你们家有钱吗?“赵克礼说没有,紧接着忙改口说有,掏出一百多块钱递了过去,大个子问还有吗?赵克礼说没有了。

刚说完,头上就挨了一下,接着大个子又把赵克礼的妻子,6岁的儿子,13岁的女儿和10岁的外甥女儿都打翻在床上。万幸的是,赵克礼的女儿赵春玲在案发四十多个小时后被发现还有一口气,送到医院经抢救脱险。

从赵克礼家出来,两个恶魔反锁了房门,沿着村路走了200多米,小个子忽然拉着大个子说:“这家好像挺有钱!“

大个子停住脚步,他发现这家人院墙是砖砌的,院门是铁的,就拿着赵克礼家的那把镢头从院墙翻了进去,房门是插着,他们用力把门踹开,小个子奔向左边大屋,大个子走进了右边小屋。

右边屋里的是任运影夫妇,大个子二话不熟,一镢头将任运影打得满脸是血,接着把他们逼到左边的屋里。左边屋里住着任运影母亲,两个妹妹和两个年幼的孩子。

为了全家的安全,任运影母亲拿出了积攒的970元钱,他们又逼着任运影拿出家里的5000元钱。拿到钱后,他们用被罩撕成布条,将全家绑了起来。接着两个恶魔将任运影未结婚的妹妹任玉洁逼到右边屋里,虽然人任玉洁说自己来了例假,但两人还是残忍的将她轮奸。

在短短十二天内,辽宁省的东南西北接连发生12起命案,死亡19人,这是比东北“二王”持枪抢劫案更加凶残可怕的系列案件。

为此,1992年1月25日,辽宁省公安厅刑侦处长刘振江将各个市的刑侦负责人都叫到了沈阳,60多人研究一个系列案件,这在辽宁省还是第一次!

1992年1月25日,辽宁省几乎所有县市的刑侦负责人聚集到省会沈阳,60多人研究一个系列案件,这在辽宁省还是第一次!

省刑侦处处长刘振江组织大家讨论案情。经过研究,大家一致认同,12起命案可以并在一起,其依据是,

一、作案人的人数都是两人,现场提取的足迹相同,都是一人穿警用军棉鞋,一人穿蓝呢面粘胶底棉鞋,被害人所描述的犯罪体貌特征也差不多;

二是作案人选择的时间都是前半夜,有几次是连续在一个村镇频频出手。选择的作案目标基本上都是离铁路或公路较近,在村落的边缘或户数稀少的地方;

三是作案的工具均就地取材,两名罪犯没有枪械,但身上有刀,一般是顺手抄起铁棒、木棍,或是砖头、斧子和菜刀;

四是作案的方式相似,基本上是破门入室,进门后先把有反抗能力的男性打倒,然后威逼钱财。对活着的被害人的方法是,打倒后就地取材,用电线、晾衣绳或撕成条的被褥进行捆绑,然后用被子盖上,一般是罪犯自己点亮灯找东西,对适龄的女被害人实施轮奸,被害人的伤口绝大多数在头部。有好几次罪犯作案后把门反锁上,然后骑上被害人的自行车逃窜。

会议将这起特大系列杀人抢劫轮奸案,定为全省公案,代号“1.25”。

1月27日,省公安厅两路人马同时出发去复查现场,一路去直奔铁岭市昌图县,一路去抚顺海城盖县。通过询问有辨认能力的受害人,请他们认真回忆了案犯的每一个体貌特征和作案细节,还认真听取了当地政府和群众的反映。

大年三十当天,两名罪犯体貌特征及模拟画像就迅速电传给省内各地:

高个子年龄在33~36岁之间,身高1米78~1米80左右,体态魁梧,头发烫过有卷,方脸型,脸色较黑,大眼睛,双眼皮,连鬓胡须刮得干净,留有八字胡,从穿蓝色和黄色套装,戴过棕色皮质或蓝色绒线织的前进帽。

矮个子年龄在27~29岁左右,身高1米70,瓜子脸,肤色较白,小眼睛单眼皮,两个上门牙有缺损,曾穿蓝色套装和黑底绿格夹克衫,戴呢面八角帽,或黄绿色麻绒棉帽。

两名杀人犯的体貌特征发到辽宁各地后,公安机关纷纷提供可疑线索,1月27日,昌图县公安局报告说该县东大乡五间村的韩某和赵某与两名杀人犯体貌相似。

据说韩某的个头在1米75左右,圆脸较胖,赵某的上门牙缺一颗半,这两人都曾参与盗窃摩托车。省公安厅立刻到昌图县走访,了解到这两名盗窃犯都是高个子,牙齿特征也与之前的两名凶犯不符。

2月22日,公安干警到黑龙江省鸡西市,将赵某擒获,经审讯,他承认与韩某等人合伙盗窃了17台摩托车,但他却实在是没杀过人。

在发出罪犯体貌特征的同时,辽宁省全面清查了关押场所的脱逃犯和有案在逃的罪犯,政治上对现实不满,或因经济犯罪被打击的嫌疑人,以及打击处理过的流窜犯和刑满释放犯,刑侦人员也抓紧指纹足迹等查证工作。

同时,各市县从晚9点到凌晨2时,对各交通要道,城乡结合部进行巡逻时都强调,发现形迹可疑者及两人共乘或分成自行车者,一律严加盘查。

而案发地的工作做得格外细致。盖县人民政府两次召开电话会议,部署春节治安保卫工作,县武装部动员了3000名民兵,在村与村,乡与乡之间巡逻,各地还加强了对公安场所,旅店,饭馆,车站码头等处的巡查,然而,两名犯罪分子自从在盖县1月21日作案后却突然销声匿迹,在辽宁境内消失了。

那么,两个杀人狂魔现在究竟在何处呢?

原来,在任运影家抢了一大笔钱后,两人暂停了作案,而2月9日就是春节。因此,直到2月25日,在远离清原县近千公里的河北涿州,两个恶魔才又出现。

2月25日,涿州镇安寺村22岁的张强和他未婚妻孙丽华正在屋内躺着。突然两个陌生人闯了进来,大个子立刻逼住张强要钱,张强说没钱,大个子把他打翻在地。之后,两人从张强口袋里翻出90多元钱,又将孙丽华轮奸,再将两人都分别打死。

2月26日,两人又来到河北望都县,闯进了理发师赵大乱家,把赵大乱捆了起来后抢走了250元钱。之后,他们又陆续抢劫了两个废品收购站,并将个体户王同乐杀死。

2月27日凌晨二时,两人闯入石家庄市东三教村王志华家里。王志华被匕首逼住后,大个子问他:”旁边的屋里住的是谁?“王志华说住的是他父母和两个孩子。

大个子听了后叫小个子看住王志华夫妇,便向北屋摸去,此时王志华的父亲王文杰已经醒了过来,大个子进来后叫屋里的人都不要动。

王文杰刚开始非常顺从,可突然间冲过来抱住大个子的胳膊,大个子手里拿着铁棒挥舞不开,只能拿拳头击打王文杰。这时王文杰的老伴董丙姐也冲了过来,死死抱住大个子,王文杰趁机冲到外面喊人。

大个子见王文杰跑掉了,给了董丙姐两棒子,连忙拽着小个子逃出门去,这是他们作案以来第一次栽了跟头。之后二人匆匆逃离河北,向山西而去。

1992年2月28日,山西省阳泉市村民王福堂家门口出现两个黑影。二人冲进屋后,王福堂夫妇惊醒了,王福堂抬头问是:”谁?“

大个子二话不说,用砖头对准王福堂头上就是几下,王福堂的爱人张爱香急忙向大个子扑了过去,这时小个子照她头上也是几砖头,紧接着又用匕首扎进了她的胸部。

这时王福堂的大女儿王素芳听到父母的惨叫,她来到父母房间看到父母倒在血泊之中,两个陌生人逼问她钱在哪。王素芳急忙将国库券和身上60多元交了出去,两人把她赶回她住的屋。

一进屋,王素芳的小弟见状大喊抓坏人,大个子抄起一个烙铁砸在他头上,王素芳的妹妹吓得哭了出来,小个子立即挥刀向他妹妹逼过去,小姑娘被吓得赶紧收住了哭声,两人把王淑芳的弟弟妹妹全捆起来,之后将王素芳轮奸后捆起来,逃出门去。

3月2日22时,山西省榆次市大东关村薛海生回到家,进大门时他发现平时挂在大门上的锁不见了,这时他听到屋里像平常一样传出电视节目的声音,也没有在意,就走进屋里。

进了屋,他看到弟弟正在翻着家里的箱子,刚要问怎么回事,头上就挨了几棒。一回头,只见两个用蓝布蒙着面,只露出眼睛的人站在他身后,薛海生问:”我爸爸妈妈呢?“

小个子把他拉进里屋,把被子掀开说:”看看吧,快把你们家钱交出来!“

徐海生看到他父母头上正流着鲜血,大叫一声:“妈!”

小个子见状用刀子顶住他喉咙,要往里捅!大个子用火棍儿拨开,逼着薛海生为他们找钱,找不到钱就杀了他弟弟,薛海生没有找到。

小个子就将他和他的弟弟妹妹全捆起来,接着对着薛海生头上一阵乱打,然后和大个子骑上薛海生家两台自行车扬长而去。

走了一段,两人又停在了村民石润德开的小卖部前。他们一前一后冲进屋里,石润德还没爬起来就被打死。

大个子向石润德的妻子张翠琴要钱,张翠琴将身上所有钱掏给他们,大个子还嫌少,逼着张翠琴将小卖部的零钱和高档香烟全都交给他们,之后二人就在石润德尸体旁边将张翠琴轮奸。

发泄完兽欲,两个人感到有些饿了,就找来葡萄酒和几个罐头,有说有笑的吃喝起来。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事,之前刚刚被他们打昏的薛海生醒了过来。他醒来后,挣扎着将身上的绳索解开,之后他和弟弟发现父亲薛成玉已经咽了气。

薛海生一推门,发现门被反锁了,他跑向村里去报案,路过石润德的小卖部,看到自家自行车靠在小卖部的墙上。他马上找到村长郝宝玉家,村长向公安局报了案。

此时,石润德小卖部内,两个人吃喝了一阵后,觉得该走了。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汽车的声音,两人变了脸色。

门外,一辆警车停了下来,三名刑警持枪跳下车来,封住了小卖部门口。一名刑警上前叫门,沉默片刻,里面张翠琴回答说:“没事。“但却没有开门。

有问题!刑警队员吴永明上前推了一下门,发现门没插,而是有人在里面顶着,三人互相交换了个眼色,两个刑警队员同时向门撞去,门一下子被撞开了。

没有他们站稳,一个大个子已经挥着铁棒冲了出来,另一个小个子也举着铁锤跟在后面。吴永明一把抓住小个子,却被大个子打翻在地。大个子红着眼睛,抡着铁棒奔向另一个刑警队员。

“啪啪“几声响,大个子的小腹和右胸连中两枪,他趔趄了一下,铁棒掉在地上。紧接着他沿着公路疯狂向前跑,几名刑警在后面紧追,追了一百多米,大个子突然拐进村里,飞身跃上一堵两米多高的院墙,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等刑警们追进院里,发现大个子翻过院墙后再也没有爬起来,而倒在墙根儿下死了。

就在刑警队员追捕大个子时,小个子趁机给了倒在地上的吴永明几锤,然后爬上小卖部房顶,朝相反方向逃得无影无踪。

而此时,辽宁省公安在本省找不到凶犯后,开始积极到邻省寻找线索。

专案组特别提到案犯可能是吉林省人,因为第一起案子发生地点在辽北昌图,再向北一点就是吉林四平。

1月23日,辽宁公安厅将境内的特大系列杀人案电传给吉林、黑龙江、河北和内蒙古四省区。一是提醒这几个省区,罪犯的下一步目标可能转向他们;二是想了解一下这几个省近期有无类似案件。

但各省均毫无反应。一直到了3月中旬,吉林省公安厅电告辽宁省公安厅,该省洮南市和榆树市先后发生两起杀人案,和辽宁系列杀人案有相似之处。

两省公安紧张工作了两天,排除了这两起案件与辽宁系列案件的联系。

就在这时,山西省公安厅来电告知,该省最近连续发生三起抢劫杀人轮奸案,两名案犯中的一名已被击毙,另一名逃窜。

因案犯操不标准普通话,被击毙的案犯胸脯上有“下山虎”图案的纹身,分析可能是东北人。

辽宁省公安厅来到石润德被杀的现场,从酒瓶上提取四枚指纹,判断可能是小个子留下的,大个子的指纹也被提取。经核对,与抚顺市顺城区两宗命案遗留的指纹相吻合,足迹也与辽宁系列杀人案相吻合。

相关资料传回辽宁后,公安厅立刻部署全省查找尸源并追捕逃犯。

专案组分析,案犯是东北人无疑,极有可能居住在辽宁,但不排除在吉林,黑龙江,内蒙古和河北省份,因为案件始发地点是辽北的昌图县,案发的口音是带东北味儿的普通话,被击毙案犯的红色晴纶背心,证明产地是辽阳市,主要销往辽吉一带,案犯穿的鞋主销地也在东北,被击毙案犯的前胸纹有下山虎,有“fuchou”的汉语拼音字样,左肩头纹有一只回头虎,右肩头没有一个嘴朝上的葫芦烟雾图案。

据专家分析,东北的一些流氓不法分子,在歃血为盟时,时常搞这些玩意儿,因此两名杀人犯很可能有前科。

同时,罪犯作案选择的目标大多在城镇乡村的边缘,这显示出他们有居住环境的习惯性,被击毙罪犯衣着破旧肮脏,手指甲和脚趾甲很长,这表明他们似乎不是大城市的人,但这两个家伙也不像农民,因为在海城一次作案中,他们准备强奸一位20岁的妇女,听说这位妇女已怀孕6月,大个子骂道:“你们农村人怎么这么小年纪就结婚?”

因此干警们分析,最大可能是城乡结合部的居民。省公安厅连夜翻拍被击毙罪犯的彩照8700份,发动了所有社会力量,将一切能做的基本都做了,可是并没有有价值的线索摸上来。

就在这时,3月28日,辽宁省公安厅把系列杀人抢劫轮奸案的整套档案,送交吉林、黑龙江、河北和内蒙等省份。4月10日,经请示公安部同意,在沈阳召开了五省区联系侦察会议。

4月13日上午10时,辽宁省公安厅接到吉林省公安厅电告,长春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资料员杨艳红和王树东查到了被击毙罪犯指纹档案,该犯姓名为李刚,35岁,身高1米78,住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该犯1981年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988年释放。

干警立刻赶到辽源市,李刚的妻子贾素玲,李刚岳父贾振昌分别被请到公安局。

根据贾素玲介绍,他们夫妻之间感情并不融洽,她曾提出离婚,但遭到李刚殴打,春节前十来天的一个晚上,李刚突然回到家,交给他1200元钱和一个金戒指,一个玛瑙项链,还给她买了两条裤子,给三岁的儿子买了一只玩具枪。

贾素玲问他们这些天都去了哪里,李刚说跟别人一起做买卖呢,好像是跟一个姓谭的。

贾素玲又告诉干警,3月中旬,一个姓谭的女人到工厂找她,问有没有从山西寄来的照片。贾素玲说没有,同厂的女工说信才来,还在信箱里呢。贾素玲取来打开一看,有两张是李刚的单人照,还有两张是另一个男人的单人照,姓谭的女人说是他弟弟的,就把照片取走了。

大约又过了十来天,好像是3月20日,那个姓谭的男青年领着未婚妻来到贾素玲家,打听李刚回没回来,贾素玲说,你们不是一起走的吗?姓谭的说他们一行四人逛山西商场时走散了,过十来天李刚就能回来。

另一边被询问的李刚岳父贾振昌说,他曾看过李刚与一个小个子合影,照片就在女儿手里,贾素玲承认,这张照片放在家中的箱子里,干警立即把照片取了出来,贾素琳又提供了他所知道的李刚的一些把兄弟的姓名,什么尹某,李某,韦某。

辽源市干警连夜行动,把尹某等人请到了公安局,尹某指纹鉴定后被排除作案嫌疑,他接过干警递给他的照片,自信的说:“这是唐艳平,姓唐,不是姓谭。”

但他又疑惑的说:“我听说他还在监狱服刑呢,咋能跑到山西去作案呢?”

查阅档案有了结果,唐艳平30岁,身高1米70六,81年4月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因为在看守所内挖洞逃跑一次,在劳改队又逃跑两次,共加刑十年,后又减刑三年,1991年8月刑满释放,现在在辽源市西安区富国街二委19组。

凌晨二时半,干警冲进了唐艳平的家,没等他反抗,干警已经给他铐上了手铐,一摸,这家伙身上还有一把弹簧刀。经搜查,发现了唐艳平作案时的衣服,抢劫的项链等赃物。此时唐艳平还不知李刚早已被击毙他,他还埋怨,是李刚把他卖了。

据唐艳平交待,1982年他在劳改期间认识了李刚。李刚偷偷纹了一个下山虎,他也学着在胸前纹了一条云中龙。

91年底,唐艳平出狱后,两人再次纠结在一起,开始了血腥的杀戮。他们第一波杀戮集中在辽宁省(除了中间在长春杀死一人),第二波则流窜河北和陕西作案。

从1月10日,他们杀死聂喜春一家,到3月2日大个子被击毙,他们前后作案只有50天,可在50天内,他们残忍杀害上至60岁老人,下至6岁幼童在内的27人,有14人被打伤,9名妇女被他们轮奸。

就在唐艳平被捕半个月后,3月29日,被他们奸污蹂躏的张翠琴因承受不了巨大的惊吓和打击,悲痛死去。

7月9日,辽宁省清原县一声清脆枪响,唐艳平结束了自己恶贯满盈的一生。

李刚和唐艳平两人都曾因犯罪被处罚,但他们出狱后没有选择过正常人的生活,而是走上了更加疯狂的犯罪道路,最终只能自取灭亡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