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索 > 迷案追踪 >
1阅读

大案纪实-张畏的温岭黑帮大案覆灭始末

时间:2020-07-23 07:10 来源:菜叶 作者: 菜叶

【菜叶网阅读分享】

上世纪80年代,正是东南沿海走私暗流涌动的年代。位处浙江6400公里海岸线中部的温岭,成了走私的中转站。离温岭12公里有个村子,毗邻320国道,村里最好的木匠就是张畏,至今还有村民记得他,人聪明,木工活也好,就是不爱说话。张畏的木匠生涯持续到1989年,直到他遇到应老大——一个走私头目。

仅仅一年后,张畏就另起炉灶。

中国大案纪实|张畏的温岭黑帮大案

一个比较可信的说法是,张畏当时并没有足够的本钱,他用所有的积蓄买了大哥大和小汽车等,然后回到村里,向村民描述了一个走私暴富的神话,就轻而易举地筹集到上百万巨款。意外也如期而至,张畏连人带车被缉私人员查获,因证据不足被放行后,张畏和20多个债权人“惊讶”地发现,车子后备厢里的百万巨款不见了。没有人能证明是张畏吃了这笔巨款,但1个月后,张畏在温岭最繁华的人民路租下三间店面,开起服装店。

整个事件背后有个黑影若隐若现,他就是时任温岭市公安局刑侦队指导员兼“打私办”负责人李志毅,他是张畏黑社会性质团伙中的重要人物,有军师之称。1992年底,“发迹”前的张畏因走私香烟纠纷,经人介绍认识了时任温岭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的李志毅。1993年夏,张畏向“李大哥”奉上10万元礼金,李志毅予以“笑纳”。李志毅在调任公安局保安公司经理后,于1993年12月将张畏招聘为保安公司驾驶员,之后又购得一辆警车供张畏使用。1994年春节,张畏为感谢李志毅的关照,再次送给李10万元。1998年2月,李志毅从公安局内退,并“投奔”到张畏手下任要职。

保安队

在“事业”如日中天之后,张畏开始组建自己的“ 保安队”,他坚信在必要的时候,“ 保安队”就是震慑甚至消灭对手的有效工具。从1995年到案发,共招募了59个打手。这个时候,李志毅已经投奔张畏,担任其骨干企业明珠宾馆的总经理。保安队组建之后,李志毅就更有了用武之地。李志毅把这支队伍分成五个小组,在温岭不同的地方驻扎。部分成员统一装备,比如像张畏亲点的八个贴身保镖,一律配备清一色西装、宽边墨镜、通讯工具,每次张畏外出,尤其是存取巨额现金时,八个保镖前呼后拥。

其中一个受害者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把金属钯厂让给张畏的陶刚义。

陶刚义后来开了一家鞋厂,把金属钯的生产工艺传给哥哥陶刚正。由于竞争,张畏决定教训一下陶刚正。张畏先是通过时任温岭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黄计富,以陶的企业“没有营业执照”为名,没收了价值60万元的金属钯原料,并把他以投机倒把罪扔进看守所。在交了20万元罚款后,被关了一个月的陶刚正被放了出来,心有不甘的他依然偷偷提炼金属钯。

这次,该轮到保安队出马了。

姚建军是张畏手下的第一号打手,他带着6个打手,冲到陶家砍伤了他的五个亲属,陶刚正夫妇正好有事外出幸免于难。在得知哥哥被打后,陶刚义托人带信给张畏:无论黑道白道,道有道规,大家都是亲戚,这样搞有什么意思?张畏听了很生气,后果很严重。1999年2月11日上午,陶刚义在自己工厂大门口被砍,赶来帮忙的鞋厂工人,一个当场死亡,一个重伤。

第二天晚上,姚建军给了手下2万元,安排几个凶手逃离温岭。

贵人相助

1995年10月,张畏的妻弟在外出游玩时车子发生刮擦,起了争执,民警毛国斌上前处理,张畏开着警用三轮车带着几个人赶到现场,毒打毛国斌。事发后,张畏连夜逃到江西躲风头,这次,老朋友李志毅也帮不上忙,转而求助更有能力的人——王秀芳。

王秀芳是温岭宾馆总经理,也做民间借贷的生意。温岭宾馆是当地最好的宾馆,总经理的身份让他如鱼得水地建立起自己在温岭的关系网,其中就包括温岭市市长周建国。

王秀芳答应帮张畏,是有考虑的,谁都知道张畏有钱,自己帮了他,张畏出来后亏不了他,以后还有“生意”可做。

之后发生的事情是:1996年6月张畏自首,随即被取保候审,警方从张畏家中保险箱里搜出46万现金。

后来两人的合作日渐频繁,王秀芳不断把钱投到张畏身上,赚取利息,张畏则用这些钱注册公司,再和王秀芳一起从各个银行骗取贷款。张畏从王秀芳那里借来的第一笔巨款是400万,月息两分。他用这笔钱买了辆加长林肯,花了100万。两个月后,又花120万买了一辆奔驰S320。但这样的神话显然是不能长久的,张畏需要有自己的“实业”,得到银行贷款。

小字报

1999年3月的一个早上,一份号称有十万份的油印传单突然出现在温岭的大街小巷。上面列举了张畏贿赂官员、金融诈骗的内幕,时间、地点写得非常详细。

张畏大惊失色,更让他暴跳如雷的是,几天后,传单的升级版——万余字的油印小册子再次出笼。街上小摊最高卖到10元一份,仍供不应求。

那几天,张畏手下几十号人疯狂地调查小字报的作者,并把矛头对准了一个人:离岗工人张小海。

因为他曾经持续地对张畏、王秀芳案进行调查举报。张畏的别墅对面有一家酒店,张小海和他的同伴租下三楼一间空房,每天观察进出张畏豪宅的各色人等,逐个登记。

1999年3月11日下午,正在家里做饭的张小海被劫持到温岭宾馆的401房间。直到第三天中午11点,遭到毒打的张小海,才被丢在马路上。

实际上,跟张畏对着干的不只张小海一个人,还包括温岭政协主席陈夏德、公安局副局长杨德明、政法委书记张学明等人。

张畏不止一次对姚建军说:“那几个人做掉算了。”

兄弟背叛

直到被枪决之前,张畏才弄清楚那个散发小字报的始作俑者,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好兄弟姚建军。

有传言说,张畏在上海打理东盛公司时,姚建军留在温岭为他打理事务,和张畏的妻子好上了。张畏知道后脸色铁青,要把他做了。倒是李志毅在一边劝导,“这种事越传越邪乎,暂时不要理它,到时候再向姚建军算账!”

但让张畏伤心的是,李志毅也靠不住。

当张畏雄心勃勃地在上海青浦买地建厂的时候,李志毅伙同他人瞒着张畏预先买下了300亩土地,又怂恿张畏高价购入,一次性骗取了2000万元土地款。

在审讯时,张畏得知此事后,突然捂头痛哭,“老李不会的……老李怎么也骗我呢”。

就在张畏最为嚣张的1998年,大量群众举报已引起浙江省公安厅的重视,代号“3·23”的专案组成立。专案组调查一年多后,决定收网。

法庭宣判

2001年3月12日下午,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畏黑社会犯罪一案一审宣判,被告人张畏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贷款诈骗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非法经营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拘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十万元。

执行死刑

2001年4月26日下午2时,浙江宁波举行公判大会,会后,张畏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

看累了推荐几部热门小说放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