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索 > 迷案追踪 >
1阅读

轰动全市的1996年“太阳城”杀人案始末

时间:2020-07-23 07:17 来源:菜叶 作者: 菜叶

【菜叶网阅读分享】

1996年7月5日,大连公安局刑警支队的特警队员击毙了拒捕的凶犯王子毅,轰动全市的太阳城持枪杀人案宣告破案,为公安部、省厅督办的大连重点侦破案件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事情发生在2月24日,大年初六。午夜已过,太阳城酒楼楼餐厅里仍很热闹。28号桌上的七八个年轻人还在饮酒。凌晨点,另外走进来两男两女,来到餐厅,坐下点菜。这时28号桌的“缺牙”过来寒暄,邀请刚刚进来的“刘经理”到28号桌与他的朋友见见面。

刘经理过来,大家客套。刘经理逐一敬酒,敬到对面一个高个子的时候,对方并未站起。刘经理感到了不快,碰杯时把对方的酒碰洒了些。高个子二话没说,便连酒带杯一起拽到了刘经理身上。有身份的刘经理哪受过这样的待遇,正要发作。不料想身边两人立刻把他按倒,一时间酒杯酒瓶一起朝他砸来。刘经理喊叫,高个子从身边同伴手里拿过一支五连发猎枪,奔过来,对准他的大腿连开两枪。刘经理立刻倒在了血泊中。

餐厅大乱,顾客东藏西躲,28号桌的人们大摇大摆地出了太阳城酒楼。

刘经理大腿被霰弹打得状如蜂窝,即刻被送到大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抢救。

凌晨2时,附属第一医院一楼抢救室。医生对刘经理的伤势做了紧急处置。4时,医护人员准备把他送到五楼手术室做手术。当他们刚把刘经理送上五楼,把他推到五楼手术室外的大厅时,从楼梯口跑来三个男人。其中一人问,这是腿给打伤的那个人吗?医护人员不了解对方的身份,以为是伤者的亲友。点头说是。对方又问,他死了吗?医护人员说,人现在还没有死。没死?这三人居然掏出枪来,呵斥医护人员,都闪开!三人冲到平车前,两支猎枪顶住车上躺着的刘经理,同时开火,刘经理身上立刻打出了几个大洞,血流如注,人已惨死在平车上。

三名歹徒逃之天天。

杀人凶犯手段之恶劣,竟然毫无人性地追到医院,把正在抢救的伤者打死——这在建国以来的刑事案例史上也是罕见的。

刑警支队接到报案,于大军支队长立即带领侦缉人员赶到现场,开展工作。由于抢救被害人,两个现场均受到了破坏,但他们仍然找到两处现场遗留的霰弹弹壳和部分砂粒,证明在医院使用的两支猎枪中,没有在太阳城的那支猎枪。

大案要案侦破纪实:轰动全市的1996年“太阳城”杀人案始末

第二天,根据市局指示,于大军、刘乃兴组织起有20多名民警参加的专案队伍,开展侦察工作。

刘经理”身份很快查清:他叫刘建军,36岁,是大连“九龙岛桑拿中心”经理。此人有劣迹1991年和1992年曾因涉嫌盗窃抢劫和强奸等多次被公安机关拘留处理。分析起来,“太阳城”凶杀是一起矛盾激化引起的突发性案件,是典型的“黑吃黑”。

凶手不知被害人前来,也没有预谋行凶。在此之前他们在餐厅正常吃喝,餐厅服务人员都看见过他们,这为辨认提供了有利条件。三名歹徒持枪到医院追杀,在场的医护人员以及医院的门卫也是目击者,在我们的查访范围之内。被害人被请过去,寒暄敬酒,显然与对方某些人认识。与被害人同去的一男二女亦是要察访的知情者。

凶手深夜逃离太阳城,很可能乘坐出租车。侦察员对经常夜间在太阳城一带活动的出租车逐车访问,以查找案犯去向。

案犯为一点小事就拔枪行凶,很可能有前科劣迹,侦察人员组织现场证人在违法人员资料中寻找,并对经常涉足太阳城的有劣迹人员进行排查,搜集有关情况。

针对案犯作案后可能外逃的情况,支队发出阻截通报,在车站、码头、高速公路口堵截可疑人员。

这些措施组成了一张无形的网,撒向那些躲在黑暗中的杀人凶犯们。

大案要案侦破纪实:轰动全市的1996年“太阳城”杀人案始末

很快,当夜的两辆出租车找到了。一辆把人送到斯大林广场西北侧,另一辆送到兴工街附近。见证人从违法人员档案资料中提出十几名可疑分子,对现场目击者的调查也取得了重要进展。

有人反映,28号桌上的人员中好像有某某街的“老五”,另外“缺牙”可能是五五路一家酒店的经理。

顺蔓摸瓜,在当地派出所配合下,刑警二大队很快把这一地区的“老五”列出,发现其中的某老五相象,并且,某老五在前天夜里突然下落不明。

大队宋宇(后来升任副局)、曲彬带领侦察员,侦察某老五的去向,调查某老五的交往关系。

五五路某某娱乐宫的经理王某是豁牙,特征相符,人在发案后也下落不明。

专案组对此二人的共同朋友,符合案犯特征的,进行了梳理,把一批人的照片拿给见证人辨认,采集物证,与现场提取的痕迹进行比对。并对一些与某老五及王某关系密切的人,进行证明审查很快查清在发生枪击事件之前,还发生过另一场闹剧2月24日晚,某老五与朋友在港湾桥菜馆吃饭,与人发生了争吵。某老五打电话叫来一批“哥们儿”,到菜馆找对方殴斗,但对方已经散去。被召集人员一部分回家,余下的人到太阳城吃夜宵,又喝起酒来,以后就发生了枪击事件。

与某老五同去太阳城的,有某某街的梁痞子,西山的小毅等。侦察员查明二人身份。

梁痞子叫梁某某,是大连有名的“黑子”团伙(黑子即孔令久,已被枪决)主要案犯之一,1992年被判刑10年,后保外就医。

小毅叫王子毅,时年32岁,他就是那个在太阳城开枪的高个子年曾在饭店持枪伤人,1995年又因流氓伤害被劳教三年1996年1月19日办理院外执行,2月24日就在太阳城行凶。

继续深入调查,摸清了参与太阳城案件的还有大宝子张伟,(外号“大宝子,时年28岁,住西岗区胜利街,无业,曾因劣迹被劳动教养。他是持枪遍杀到医院的3名凶手之一)。

红星(杨某星,26岁,住沙河口区太原街,经营个体饭店,曾被劳动教养过)。

大维(任某维,34岁,无职业,住沙河口区马栏村,曾被判刑7年)。

参与医院追杀案的有王子毅、张伟,还有他们从家中找来的“老虎”——郑怀江

郑怀江,绰号“老虎”,28岁,与王子毅同村。他本来没有在“太阳城"喝酒,是王子毅开枪击伤刘建军后,打电话召他来的。又浑又虎的他跟着去了医院行凶。

大案要案侦破纪实:轰动全市的1996年“太阳城”杀人案始末

枪击案件涉及8人,这8人中有6人曾被判刑、劳教,其中人在服刑期内,8人中有3人本身是做生意的老板,另5人也都在为老板大亨们帮忙。

平常,这伙人腰挂BP机,手拿大哥大,出门坐轿车,吃喝玩乐,出入高档消费场所,或基本素质却总不见提高。动辄刀枪相见,寻衅滋事,讨债要帐,大打出手。

案件发生后,王子毅等人立刻四散逃走,隐匿起来。

太阳城案件,在大连市反响很大,为了碰洒酒杯这样的小事就持枪行凶,谁敢进饭店吃饭?追到救死扶伤的医院手术室门口开枪杀人,闹得医院医护人员都不敢上班,此风怎能助长?而且死者与凶手们并无宿怨,这样的草菅人命,动辄杀人,手段又如此残暴凶狠,大连市民街谈巷议,十分愤慨。这一案件得到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市局局长白玉祥、副局长王在义亲自听取汇报,研究案情,明确指出此案严重扰乱社会治安,影响市民的安全感,列为全市公案,责成有关部门全力侦破。

由于作案嫌疑人已基本查清,侦察破案主要工作是缉捕在逃嫌疑人。于大军、刘乃兴二位支队长,把工作重点放在担当此项任务的二大队的身上。

宋宇、曲彬二位大队长,带领侦察员以王子毅、大宝子、老虎为重点,围绕本案涉及的8名嫌疑人全面开展了缉捕工作。经过两个月的努力,他们基本摸清本案嫌疑人的各种情况,建立了较为严密的控制网。虽然不断发现一些次要嫌疑人的行踪,他们对这些人员都没有触动,而是放线钓鱼。

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斗争开始后,太阳城案件升格,被省公安厅和公安部列为重点攻坚案件。市委副书记傅毓殿亲自挂帅,抓此案的侦破工作,市局白局长,吕东辉副局长多次听取案件进展汇报,做出指示。刑警支队加强专案力量,以二大队为主,抽调专案侦察经验丰富的一大队部分侦察员参与工作。

嫌疑人长期外逃,一是需要财政支撑,二会不断打探消息。因此他们会以多种方式,与本地一些关系人取得联络。为此,他们把这一段的工作重点放在外逃人员的联络人身上,有计划地切断部分人与外逃人员的联系,另一部分则作为诱饵,挖掘抓捕线索。同时,对外逃嫌疑人可能出现的地点,架网守候,进行控制。艰辛的工作换来一大批有价值的线索,特别是有关主犯王子毅的情况。王子毅逃跑的经过和前期落脚点都已查清。3月下旬王子毅曾潜回大连,这也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其他案件嫌疑人逃跑后的行踪以及在大连的联络人也基本做到心中有数。

6月上旬,白局长,吕副局长召开侦察会议,认为,对本案嫌疑人的侦察控制已比较全面,抓捕这伙犯罪嫌疑人的条件已经成熟。

某老五,是这伙人的纠集者和组织者,案发后他躲到了烟台并多次往返于大连与烟台之间。这一情况专案组早已掌握。现在,他成为抓捕的第一个目标。

大案要案侦破纪实:轰动全市的1996年“太阳城”杀人案始末

6月20日下午,从烟台返回大连的某老五吃过午饭,悠闲地躲在甘井子区一家酒楼内看书消磨时间。这里是他的避难所,没想到几名侦察人员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经审讯,某老五供认其参与太阳城案件。在证据面前,也供认了资助王子毅逃跑等罪行。

王子毅等人,在案件发生当天,便途经沈阳南下到广州、深圳等地躲藏。专案人员分析,王子毅等人在南方,会与南下做生意的大连老乡接触,因而做了秘密部署。果然,我们部署的秘密力量在广东阳江市某宾馆发现了本案重要嫌疑人“红星”。兵贵神速,当天下午,一大队姜智友大队长带领三名侦察员便登上大连至北京的飞机,又在北京转机,直飞广州。机票手续是特办的,他们登机时离飞机起飞只差10分钟。抵达白云机场,他们又马不停蹄乘汽车赶往阳江市,于次日凌晨3点到达目的地。他们马上找到该市刑警部门请求协助。半小时后,阳江刑警配合姜大队找到某宾馆“红星”居住的房间,把其在睡梦中抓获。

太阳城持枪杀人案,情节最为恶劣的是王子毅、大宝子张伟和老虎郑怀江。缉捕该三人是破案的关键。

“老虎”作案后与王子毅等人走散,未去广州。5月上旬,公安方面发现他曾在市内躲藏。窝藏他的人很有神通,没两天就得到了消息,老虎也逃之夭天。曲彬带领侦察员围绕“窝藏者”做了大量的工作,对老虎的亲友也重新做了调查,还对老虎过去的经历和交往关系进行认真的梳理。结果发现,老虎在旅顺学习汽车驾驶时曾结识了一批朋友,之后常有往来。

曲彬带领侦察员到旅顺开展工作,通过外围接触,了解有否符合老虎特征的人员出现过。

6月28日夜,曲彬及侦察员王庆民查出老虎近期在旅顺的行踪,认定其很可能隐藏在吴某或者李某的家中。刘乃兴得到这个消息,十分高兴,彻夜研究抓捕方案,决定凌晨四点出发,在老虎起床前将其抓获。

在驶往旅顺的公路上,遇到大雨,这为刑警队员增加了困难也提供了掩护。老虎是决不会想到在大雨滂沱的凌晨,大连公安局会驱车百里来抓他的。乃兴带领着四台汽车,已把雨刷打到最高速度,倾盆大雨仍把汽车风挡玻璃浇得一片模糊。不敢提高速度,轿车不得不以30-40公里的速度,在空荡荡的旅顺南路上爬行。五点一刻,车队抵达旅顺,分两组扑向吴某和李某家。

雨并没停,宋宇、曲彬二位指挥特警队员包围了李家,亲自率人靠近李宅,敲响房门。门刚打开,特警队员就冲入房间,卧室无人,小北屋无人,厨房厕所无人。李家只有夫妇二人带一个孩子。侦察员对李某夫妇紧急询问,得知,老虎前天还在小北屋居住,昨天傍晚,突然走了。

事有不巧,其实这与李家无关。

另外的吴家,有三个儿子,大公子恰好也是公安严打期间通缉的对象。前天下午,旅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曾到吴家,稽查其子。因而惊吓了老虎。

既然老虎昨晚才离开旅顺,一夜之间肯定不会走远。况且,这鬼天气大雨倾盆,也是老虎外逃的障碍。刘乃兴当机立断,把刑警队员分为两组,一组在旅顺守株待兔,一组冒雨赶回大连,利用下雨天加之周日人们起床较晚的便利条件,迅速查找我方已掌握的老虎可能的藏匿地点。

早晨7点20分,刘乃兴副支队长、曲彬副大队长带领特警队员出现在沙河口区涌泉街一处平房前。主人刚起床,正为天气发愁。曲彬等人假借理由敲开房门,直扑室内。狭窄的小屋里长条凳子上正睡着一个年轻人,特警队员早已熟悉了他的长相一—这正是老虎。老虎睡眼惺忪就被戴上了手铐。他昨晚回来,已筹措到10000元现金,准备今天离开大连,因雨阻隔,贪懒觉没有起来,正好被刘乃兴、曲彬等人碰个正着。

老虎一脸沮丧被带到刑警支队,经审讯,供认了伙同王子毅张伟持枪到医院迫杀刘某的犯罪事实。

王子毅是太阳城案件的首犯。子夜在太阳城二楼餐厅开枪伤人的是他,纠集张伟、郑怀江(老虎)持枪去医院杀人的也是他。为了缉捕王子毅,刑警支队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追踪到广州深圳。王子毅深知自己的罪行深重,潜逃后独往独来。他不断与大连的朋友联系,但从来不告诉自己的真实地点。3月下旬,他曾偷偷潜回大连找钱,当天就匆匆逃走。王子毅生性狡猾,他知道公安方面会把与他关系密切的人作为工作对象,设法回避他们;专找一些过去和他关系一般,但他认为可靠的老板和朋友,与他们联络。市局和刑警支队及有关侦察部门,有针对性地采取了侦察措施,基本上控制了王子毅的动向。王子毅从深圳到桂林,到北海,到苏州,到济南,到成都……专案组都能发现。正因为如此市局领导才做出适时抓捕未到案的嫌疑人的决定。

大案要案侦破纪实:轰动全市的1996年“太阳城”杀人案始末

7月5日是个夹阴天,下午一点,一辆微型客货两用车停在甘井子迎客路某号楼前。视野之内,几两不同类型的汽车也相继分散停在路边。这是一片新建的住宅楼群,又是上班时间,街上很冷清。微型客货车上下来三个人,两个民工模样的外地人在穿T恤衫本地人指挥下,从货箱上卸下地板革和炊事用具,搬到一楼的一单元门前。此时,两个提着西瓜、芹菜的年轻人路过此地,好奇地看着新搬来的邻居。那人开门,门却打不开,显然是有人在里边把门锁上了。T恤衫敲门,里边毫无反应。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提水果蔬菜的人在一隐蔽处把他拦住,亮出公安局刑警支队的警官证,把他带到一辆轿车里。

经过一番审讯,T恤衫不得不承认,房间里藏匿的正是刚刚返回大连三天的王子毅。因T恤比约定的时间晚来了几小时,可能引起了王的怀疑。公安方面要T恤衫再去叫门,结果还是没有反应。但隐藏在南窗下、地下管道里的侦察员都听到,屋子里有人走动、翻东西的声音。

虽然王子毅为人狡猾,这一次,他已落入了重重包围圈,想逃是逃脱不掉了。王子毅十分凶残,身边可能有枪支凶器,在现场指挥的公安局局长白玉祥召集刑警支队和有关侦察部门领导研究拟定了先开展政治攻势,再组织强攻的攻击方案。于大军支队长调来增援的特警队员,金州公安分局调来警犬,借来断线钳、大铁锤等破门工具。

下午两点45分,白局长下达按预定方案执行的命令。

因王子毅藏匿房间在一楼,是两室一厅住宅。身着防弹衣手持枪械的特警队员隐蔽在两屋窗外。房门两旁也各有两名特警队员,携带着警犬。

政治攻势开始,按照预定时间连续喊话—王子毅,你已经被公安机关包围了,只有放下武器开门投案,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屋里有走动声,但不是走向房门,王子毅始终没有答话。

“开始强攻!”于大军一声令下,窗外的特警队员破坏窗上的铁丝网佯攻。与此同时,门前特警队员抡起大锤,几下就砸开了防盗门的暗锁。房门拉开,金州分局的警犬先冲进去,随之宋宇、曲彬二位大队长率领特警队员按照预定的分工分别扑向南北两屋厨房厕所。王子毅正在南屋的床边,走投无路,做出困兽犹斗状见公安人员已经冲进来,举刀拒捕。特警队员果断地数枪齐发,将其当场击毙。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

看累了推荐几部热门小说放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