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索 > 迷案追踪 >
1阅读

大案纪实-男博士劈腿引起的四角恋情杀案

时间:2020-07-25 08:02 来源:菜叶 作者: 菜叶

【菜叶网阅读分享】

因为历史原因,清华大学被分成两个,北京清华大学和台湾国立清华大学,这起情杀案就发生在台湾国立清华大学。

1998年3月9日上午,值班人员在台湾清华辐射生物研究所的演讲厅里发现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女尸,尸体躺在地上,从面部到胸口都溃烂浮肿,已经面目全非,大厅里满是呛鼻子的化学药剂味儿。

因为女尸已经被腐蚀得焦黑变形,完全看不出长相,所以警方只能一一排查该校的失踪女生。调查后警方发现尸体很可能是辐射生物研究所二年级的一位女生,许嘉真,她已经失联两天了。

警方立即通知许嘉真的父母前来认尸,尸体面部浮肿,难以辨认,许嘉真的父母拒绝接受这具惨死的尸体就是他们失踪的女儿。警方告诉许嘉真的父亲,他们在尸体的腰部,发现了一个bb机,让他打电话呼一下女儿的bb机,看是否会响。许嘉真的父亲开始呼叫,尸体腰部的bb机果然发出了响声,父亲一下瘫软在地上,母亲则失声痛哭。

尸体的身份确认了,接下来的问题是凶手是谁?

警方仔细地勘察现场,在许嘉真的左臂旁边找到了一个使用过的安全套,警方怀疑,这是一起强奸毁尸案,于是立刻约谈了许嘉真的同学和辐射生物所的工作人员,开始调查她的人际关系。

经过大量的走访,警方发现,许嘉真生前卷入了一场离奇的四角恋。她和同班同学、室友兼闺蜜洪晓慧,爱上了同一个男生——博士学长曾焕泰。但曾焕泰一直有自己公开的女友,这个女友也知道许嘉真、洪晓慧的存在,四个人之间展开了一场极其复杂的交往。

警方将安全套里的精液拿去检查,发现就是曾焕泰的,于是立马把曾焕泰叫来审讯,但曾焕泰在得知许嘉真被杀之后非常震惊:因为在许嘉真“失踪”的这两天里,他一直在电脑上跟她聊天。在进行了长时间的审讯后,曾焕泰洗除了嫌疑,因为他确实是刚刚得知许嘉真遇害的消息,而且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

中国大案纪实|男博士劈腿引起的四角恋情杀案

警方判断,这可能不是场奸杀,安全套只是凶手布下的疑阵,于是将审查的焦点转移到洪晓慧身上,她作为许嘉真的室友兼闺蜜同时又是情敌,有充足而复杂的作案动机,而且监控录像显示案发期间她多次出入现场。

当晚,洪晓慧就因有重大作案嫌疑而被留置。但令人意外的是,在警方审讯的整个过程中洪晓慧表现得十分高傲,拒绝回答警方的问题,而且她异常冷静,就像根本不认识许嘉真一样,甚至在警方带她去看被害人的尸体解剖时,她也面色平静,活动自如。

当时现场的警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不少男性都会被吓得不行,她还是个女孩子啊…她心理真的很强大,表现出了一副完全事不关己的样子,好像整个事情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就在警方认为洪晓慧有重大嫌疑,但是又找不到直接的证据时,台湾刑事局鉴识中心的主任程晓桂接手了这个案件,她的老师,就是世界知名的“神探”李昌钰,她本人也有“台湾女福尔摩斯”之称。

程晓桂重新梳理了一遍现场物证,突然,她在死者的毛衣上,发现了一小片断裂的指甲,由于指甲上透明的纹路和指纹差不多,每片纹路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可以根据指甲的纹路判断指甲的归属,案件由此找到了突破点。

经过比对,程晓桂确认了这片指甲的主人:就是嫌疑人洪晓慧,警方随后又在洪晓慧的住处找到了一双鞋子,上面沾有许嘉真的血迹。

面对确凿的证据,洪晓慧无话可说,她迅速认罪,交代罪行,哭得喘不过气来,说自己后悔极了,并请求警方带她去见许嘉真的父母——她想跪下来给他们道歉。

洪晓慧详细地供出了案情的始末:

1995年,洪晓慧与许嘉真在考研补习班认识,两人志趣相投,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一起上学放学。而后两人都顺利考入台北清华的生物辐射研究所,碰巧又分到了同一个宿舍,就成了要好的闺蜜,形影不离。

入学后不久,她们认识了研究所的博士生学长曾焕泰,他出身台湾望族,家境良好,堂叔是台北的议员。曾焕泰本人也非常聪明,退伍后考上了台北清华,入学后成绩优异,读一年后就直接跳级到博士班。

当时,所有人都知道曾焕泰有女朋友,而且也是辐射生物研究所的学生,可许嘉真还是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她时常将自己的感受和洪晓慧倾诉,但让她吃惊的是不久后她发现洪晓慧也爱上了曾焕泰,而且已经先她一步和曾焕泰发生了关系。

这令许嘉真十分崩溃,但她仔细分析后仍然决定先搁置争议,一致对外:曾焕泰公开的女友,以及他身边的其他女孩。

于是从1997年7月开始,曾焕泰女友的车子老是被扎爆胎,之后修一次扎一次。到了1997年10月,女友的实验数据也被人毁了,她一直怀疑这些事情都是洪晓慧和许嘉真做的,跟学校反映情况,可最终因为没有证据,只能不了了之。

除了女友,其他和曾焕泰走得近的姑娘也开始倒霉:1997年11月,洪晓慧和许嘉真发现曾焕泰约了一位姑娘去吃夜宵,她俩气坏了,12月2号下班后,许嘉真招呼这个女孩到女厕所看看情况,这女孩是研究所的行政助理,她以为是厕所出了问题,这确实在她的职责范围内,便和许嘉真一起去看看。

走进去之后,发现洪晓慧也在,三个人没聊几句,洪晓慧就动手把那女孩给打了并警告她以后不许再和曾焕泰来往。

女孩被打得鼻青脸肿,头发也掉了好几缕。事后她将此事报告给研究所所长,希望许嘉真和洪晓慧向她道歉。

但她俩对此事全盘否认,一脸无辜,因为两人平时相当乖巧,所长觉着这事儿不像真的,可能就是三个人之间闹了点不愉快,而且当时也没有其他人在场作证,所以最后只是禁止许嘉真和洪晓慧出现在那女孩所在的楼层。

当曾焕泰身边有其他的女孩,威胁来临时,许嘉真和洪晓慧就站在统一战线,一致对外,当威胁解除时,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就成了主要矛盾,随便一件小事就能引发一场战争。

许嘉真写e-mail跟朋友倾述:“洪晓慧比我还晚来,却什么都要!还要我把情人让给她!我不愿意!我知道我没办法永久拥有他,但是我希望至少在毕业之前的这段时间里,能让我拥有一段快乐的回忆,难道这也算过分了吗?”

两人互不相让,为了得到曾焕泰的青睐,开始比着给曾焕泰送礼物。许嘉真父亲是台电的工程处长,家境较好,她不停地给曾焕泰买各种各样的礼物,曾焕泰来者不拒,都收下了。

洪晓慧虽然高中也在私立学校就读,但只能算是小康之家,家境远没有许嘉真好,可以用来给曾焕泰买礼物的钱并不多。但为了和许嘉真较量到底,本该忙毕业项目的洪晓慧,去酒店打工赚钱,同时又找了个有钱的备胎,

那男生对她很是在意,开了两张十五万的信用卡给她用,有同学回忆,拿到信用卡的当天,洪晓慧就给他看卡上master和visa的标志,还告诉他“额度很高”。

没过几天,洪晓慧就用信用卡买了一部大哥大送给曾焕泰,在当时,大哥大是绝对的奢侈品,曾焕泰家条件很好,完全买得起,但仍然照收不误。

几个月下来,胜负难分,曾焕泰虽然和她们两个都发生了关系,但对外仍然宣称是纯洁的兄妹情谊,许嘉真和洪晓慧对曾焕泰的这一说法似乎并没有太大不满,反而是她们彼此之间的怨妒情绪越积越多,只待有个出口便要爆发。

1998年3月6日上午,许嘉真把自己的信用卡交给洪晓慧,让她帮忙购买化妆品,中午洪晓慧回来,将信用卡和化妆品交还给许嘉真,期间两人相安无事。

到了晚上曾焕泰、许嘉真、洪晓慧三个人一起外出,许嘉真到商店买鞋,刷卡时突然发现自己的信用卡已经被刷爆了。她当场指责是洪晓慧背着自己刷爆了卡,洪晓慧听了之后非常恼火,觉得许嘉真是故意在曾焕泰面前陷害自己,好令她颜面扫地,双方为此事陷入争执。

3月7日凌晨,洪晓慧约许嘉真到研究所的演讲厅交谈,洪晓慧要求许嘉真离开曾焕泰,许嘉真则要洪晓慧承认她偷偷刷爆了卡并和曾焕泰划清界限。

两人都不愿意退出,没说几句便开始激烈争执,一直以来压抑着的不满情绪涌上心头,洪晓慧双手掐住许嘉真的脖子,朝地面猛撞,鲜血汩汩流出,而后陷入昏迷。

洪晓慧怕许嘉真醒来之后到学校报案,到实验室取出一瓶“哥罗芳”,朝着许嘉真的头部倒了下去。随后将许嘉真藏到了演讲厅冷气机的后面,再把周围的血迹擦干净,离开了现场。

哥罗芳,即氯仿,对光敏感,遇光照会与空气中的氧发生作用而产生有剧毒的光气。3月7日晚上9点,洪晓慧回到现场,发现许嘉真因吸入过多的光气已窒息死亡。

于是洪晓慧到实验室用硝酸和盐酸混制王水,企图泼在许嘉真身上,将尸体溶解。实验室的容器并不大,一次配置的量不会很多,洪晓慧多次往返,但效果仍然不理想,只能尽量往脸部和脖子泼去。

随后洪晓慧回到宿舍,找出她和曾焕泰前两天用过的安全套,返回演讲厅,放在许嘉真左臂旁边。接着又回到寝室,破解了许嘉真的e-mail密码,假装成许嘉真和曾焕泰聊天,直到被警方带走。

洪晓慧为什么会留着用过的安全套? 可能是因为还没来得及扔掉,也可能是因为她过于迷恋曾焕泰,所以想保留和对方相爱的证据,但这又挺矛盾,既然她这么喜欢曾焕泰,为什么还想让他顶罪.

难道在这时侯,洪晓慧才终于意识到,她根本就不爱曾焕泰,她的苦苦追求可能只是出于不甘心,不甘心在和闺蜜的较量中败下阵来,毕竟是闺蜜啊,闺蜜得到了自己心心念念却又得不到的人是最不能忍的,要是一个陌生人,说不定几个回合下来就潇洒放手了。或者洪晓慧在一开始的时候是爱的,但后来更多地被女人之间的嫉妒和攀比取代?

真实的想法我们不得而知,但在后来开庭的时候,洪晓慧和曾焕泰并排坐在一起,全程却从未讲过一句话,个中滋味怕是不足为外人道。

1998年4月16日,新竹地检署起诉洪晓慧,求判无期徒刑。但法院认为,洪晓慧行凶源于与许嘉真的争吵,而且是在许嘉真死后才用王水溶尸,属于“不确定的故意杀人”,无期徒刑量刑过重。

1998年6月10日,新竹地方法院一审判决洪晓慧杀人罪部分有期徒刑15年、剥夺公权10年;损坏尸体部分有期徒刑3年;合并执行,最终为有期徒刑18年;并判处洪晓慧赔偿许嘉真父母台币2417万元。

二审维持原判,洪晓慧放弃上诉,于1999年1月发监执行。

2000年4月,洪晓慧被移到台湾高雄女子监狱服刑。洪晓慧在狱中表现良好,积极参加各种比赛,得了不少奖项,之后的几年洪晓慧先后四次呈报法务部申请假释,但因杀人手法太过凶残,法务部顾及社会观感后均未批准。

到了2008年11月27日,洪晓慧第五次申请假释,34岁的洪晓慧因为悔过态度良好,再犯可能性低,且出狱后已有生涯规划,法院通过了她的假释请求。洪晓慧于12月3日假释出狱,在媒体簇拥下回到了高雄市的家。

洪晓慧假释出狱后,三采文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主动联系她,愿意为她提供翻译的工作。于是洪晓慧就以「彩忆」为笔名,成为了一名自由译者,她翻译的第一部作品《水意识》于2009年6月24日出版,同年10月9日第二部作品《末日之生》出版。洪晓慧多次表示,出狱后会努力赚钱赔偿给许嘉真的家属。

相信很多人跟“彬彬有法”一样,都想知道案发之后曾焕泰的情况,他在事发之后确实接受过采访,当媒体问及他的心情时,他表示:“挺难受的,毕竟大家都是相处很久的同学了。”

当时学校为了给他的学术生涯留一条后路,并未将他直接开除,而是劝说其主动申请退学,这样他后来才得以在国外留学。取得博士学位后,曾焕泰返回台湾担任计算机工程师,至2008年底仍单身未婚。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

看累了推荐几部热门小说放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