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索 > 迷案追踪 >
1阅读

大案纪实-兰州最大黑帮“马家军”的覆灭 判决书长达数十万字

时间:2020-07-30 07:06 来源:菜叶 作者: 菜叶

【菜叶网阅读分享】

2004年2月16日至29日,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利用13天时间,对兰州地区“涉黑”团伙人数最多,危害时间最长的马冰冰一案进行公开审理,由于罪名繁多、案情重大,法院决定将择日宣判。

中国大案纪实——兰州最大黑帮“马家军”的覆灭 判决书长达数十万字

人物背景

8月4日,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马冰冰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一案进行了一审宣判,被告人员除1人被判无罪外,59人均受到法律惩处,其中7人被判处死刑,4人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另有7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中马冰冰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等被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马冰冰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因犯下多起命案、作案时间长、涉案人数多而成为甘肃省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

马冰冰出生于干部教师家庭,而且家庭环境良好,在校学习优秀,还当过班长等学生干部。但就是这个曾经优秀的学生,后来竟发展成为麾下拥有近40余人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头目。该团伙由最初打架斗殴、从事非法讨债进而打家劫舍、收取保护费、伤害无辜、致死多条人命。

马冰冰是如何演变为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头目的呢?在该案开庭审理中,记者前往关押马冰冰的看守所采访了他。马冰冰通过与记者的对话,回顾过去的岁月,反思了自己的犯罪经历,同时也警示同龄人,要好好把握自己。

结识朋友

谈及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马冰冰说:“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觉得最主要的是自己的人生观有问题,而人生观的形成就在中学阶段。上中学期间,母亲对我们兄妹仨学习都抓得紧,我从小一直比较爱看书,属于比较聪明的那一种,所以我的学习一直不错,还当过班干部。但我对学习不是特别感兴趣,尤其是有一次在被老师批评后,我开始抱着混的态度上学。”

“自小受武侠小说的影响,我崇拜那些有绝世武功的人。比我们大一点的,喜欢打架的都爱搞个帮派,以显示自己的能耐。中学时期是非辨别能力差,那些好打架的社会青年成了我特崇拜的对象,而学校一些学生与社会青年有来往,当时我发现这些学生特受人尊敬,那些社会上的青年更厉害,没有他们干不了的事情。现在来看,正是这错误的人生观使我与社会上的人开始交往,也结识了不该认识的朋友。”

打架称雄

“高中毕业后,没有了学校的约束,我仿佛成了自由人,为了闯名声,为了哥们义气,我不顾一切,打架称雄是经常的事。那一阵,我觉得自己挺风光。我因为打架斗殴出手狠被朋友们格外看重,不知不觉就出了名。后来我还专门练了一年多武术,手艺高了,胆子也大了,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这就是我自我毁灭之前的疯狂吧!”

“我爱打架,但我也有自己的事可干,我打过工,做过生意,开始做的是糕点、服装小生意,生意虽小,但还可以,后来我准备做机电生意的时候,结果因抢劫犯事,从此走向邪路。”

“我因为抢劫被送进了看守所。实际上我打算那次从看守所出去,再不玩社会了,继续做生意,好好过日子。

可就在我从看守所出来后,我的那帮玩社会的‘兄弟’找到了我,说‘兄弟’们都一直在等我出来,要我带着大家一起闯社会。他们还说我这一出来,他们也就没啥害怕的了!”

“原来,接我出来的‘兄弟’家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酒店,这酒店餐厅带歌舞厅,生意红火得很!生意好就怕有人骚扰,当然更多的是要对付不痛痛快快付账的人。我恶名在外,这‘兄弟’是想靠我的名‘镇场子’。”

“看着一帮‘兄弟’的企盼,我放弃了在看守所里的打算,开始了第二次闯社会。当时我已经隐隐地感觉到,这一次闯社会不同以往,这一回我把自己推向了绝路。我给那‘兄弟’看场子不久,就制造了一起伤害大案。后来警察找我,我便藏起来。但生意场上不少老板找我,有的让我出面要账,有的通过各种关系让我出面调解关系。人是有虚荣心的,那种受人尊敬和看重是任何人都想得到的。我就在这种吹捧中,不知不觉中进入了角色。跟我混的那帮‘兄弟’也似乎觉得自己不同寻常,个个‘牛’的很,动辄提刀伤人,后来有时就为了一两句话,大打出手,甚至伤及无辜。”

善恶有报

“善恶有报这句话是真的,是真理。”这句话马冰冰说了两遍,说得很认真。看记者不语,马冰冰又接着说:“我真的有认识!”想必经过疯狂和公审的经历,马冰冰对此确实有深刻的体会和感悟。

马冰冰说:“这是我进看守所之前,对家里的事情、自己身边的事情反复思考,得出的结论。”

马冰冰犯下多起大案后,在躲避警察的追捕过程中,其年幼的孩子遭遇车祸身亡。孩子缺乏照顾和看护,这里面有父亲的责任,应该说这属于他所谓的家里的事情之一。记者问“自己身边的事情”指什么?马冰冰说,他害了这个黑社会性质案件涉案的所有成员,涉及60个家庭,那将是多么大的痛苦!接着他又说,当然给那些受害人的家庭更是带来了无法想象的痛苦。

普通生活

“我和我妻子最早是同事。我们认识时,她才20岁,我们谈恋爱后,他们家以她年龄还小反对我们的事,但我妻子态度很坚决。后来我们结了婚,我们也想好好过日子,但之前因我闯社会打群架,所以结婚不久,就被抓走了。我后来出来和妻子一起生活,我们的感情很好。因为一帮兄弟老找我,我又没管住自己,好多事我都瞒着她,也不让她知道,她也比较听我的话,她劝过我,让我别在外面惹事,我没听她的话,现在想来,我是大男人主义者,要是多听她的话,会好一些。”

“在我逃到海口的那两个月,我隐姓埋名,过的是普通人的生活。我感觉那样的日子真好。可惜那幸福、自由的时光太短暂,只怨自己当初没有把握住自己。在逃到海口前,我从不将自己的行踪告诉家人,我走到这一步再不想连累别的人。到了海口,我妻子联系上了我,因为我们的孩子出了车祸,我和我妻子遭受的打击特别大,尤其是我妻子。对于一个女人来讲,丈夫、孩子是她生命的全部,孩子没有了,我又远逃在外,当时她的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就想到我的身边来,当然也更想再要一个孩子。”

“我妻子到海口后,我们租了一套房子,过起了平静的生活。我还在街上花60元买了一辆旧自行车,出门骑着那辆自行车比我曾经开私家车都舒服。生活有规律,没有人打搅,那一段的日子特滋润。也就是这一段,我和妻子过着真正的夫妻生活。我要告诉世人的是:过普通人的生活真好。”

“有些人大都在拥有自由的时候,不珍惜自由。实际上,人最大的财富就是拥有自由,大墙外面的人无法理解我们对自由的向往。”

罪行累累

马冰冰团伙犯罪共涉及: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赌博罪、窝藏罪、抢劫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和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等罪名。 1997年9月中旬,马国栋请朱幼海帮忙办事,遭到拒绝。马国栋以朱幼海给坐台小姐卖毒品为由,指使王宝泉、王禄强、马斌以及邸建雄、程亮(均在逃),将朱幼海叫到“丽景园”职工宿舍痛打一顿。当天下午,王宝泉、王禄强、马斌、邸建雄和程亮将朱幼海叫到该宿舍,对其再次拳打脚踢并持垒球棒、钢管轮番进行殴打,期间程亮还持砍刀猛砍朱幼海的头部。当晚,马国栋等人认为朱幼海已死,遂在其身体上用铁丝捆绑钢管等物,拉至兰州市西固区钟家河黄河大桥上抛入黄河。 1997年元月6日2时许,新加坡林庆良及张国红、刘海荣三人,在兰州“丽景园”酒店歌厅消费后,因价格问题同服务员发生争执,引起酒店副总经理荣一键不满,当林庆良等人乘车回住所时,荣一键便纠集马冰冰、王骁勇等人带领团伙七人,跟踪林庆良等人所乘出租车,半路上强行超车拦截林庆良等三人,王骁勇等人将三人从车内拉出,殴打后逃离现场。林庆良、张国红被打成重伤,刘海荣系轻微伤。作案后,荣一键提供资金并同王骁勇安排打人者出逃。 1997年初,林少云欲出售一张大熊猫皮,要苏终群帮助联系买主。

苏终群、陈佩忠、林美福和黄春香(均已判刑)为各自牟利,依次互相委托,联系买卖大熊猫皮事宜。经多方联系,最后定于1997年10月16日下午4时许在福建省厦门市灌口镇夜都酒家交易,把大熊猫皮卖给台湾人,交易过程中,被当地公安机关当场抓获,在酒家外等候的林少云逃匿。

1998年4月25日晚11时许,马福他在兰州市城关区夜市一摊位吃烤肉后,因钱未带够,便给哈胜利的妻子安玉花打电话,要其来付钱。与此同时,烤羊肉摊主得知此情况后告知乌斯曼(在逃)。乌斯曼便纠集蒲黎民、刘波、马阿丹、张国强来到夜市,与前来替马福仓付钱的哈胜利、安玉花等人发生争执殴斗。随后,乌斯曼、张国强又纠集崔俭、李江(均死亡)、肖兆荣、陈延红、马伟、范朝虎(均在逃)伙同张勇、杜强、马国栋、杨衡、蒲黎民、刘波、马阿丹等人,持五连发猎枪及刀具于次日凌晨前往兰州市城关区滨河路满江红夜总会,找到哈胜利等人,进行殴打。

期间,杜强等人朝哈胜利连捅数刀,致哈胜利死亡,马福仓轻微伤,刘波持刀砍伤安玉花。 1998年6月至8月份,马冰冰、丁海晖伙同苏宗结(在逃)带领马亦翔、杨衡、朱亚东、张勇、吴春江、杨长征等人,在兰州市焦家湾果品仓库强行收取邵兴奎、王锡虎的“中介费”和“代办费”计4万元。 1998年年底,马冰冰、李捷(已处决)等人为了控制兰州的“地下财场”,预谋将参赌人员周洪等人致残。1999年2月1日晚,马冰冰、丁海晖驾车将马国栋、张维林送至位于庆阳路的甘肃国际大酒店附近,马国栋、张维林持五连发猎枪在此守候,周洪、李江(已死亡)驾摩托车在酒店附近的贡元巷内准备接应。当晚11时许,周洪等人出酒店,并乘坐停放在贡元巷南口的轿车欲走时,马国栋拉开车门伙同张维林朝周洪腿部连开数枪,致其死亡。随后,逃离现场。

次日,马冰冰和丁海晖给马国栋3万元安排其潜逃。 1999年2月14日,马冰冰、林少云经预谋欲杀害厦门的同伙崔俭。当晚,马冰冰指使马国栋以去林少云家玩为由,将崔俭从福建省厦门市区带至厦门市集美区港口灌镇,林少云驾车又将马国栋、崔俭二人拉至自己承包的果园里。当两人下车后,林少云、马冰冰和马国栋持枪将崔俭打死。随后,几人将尸体挖坑掩埋。 1999年2月8日至同年3月25日,马冰冰为了敛财,伙同李捷、李智(已死亡)、董海俊(在逃)、陈叔陇、杨一凡(均另案处理)等,在兰州市七里河区建兰饭店“红磨房娱乐城”开设赌场。赌场共赢利100余万元,由上述人员分赃挥霍。

罪恶滔天

2000年4月,在排查黑恶犯罪组织时,一起重大恶性案件进入兰州市涉黑涉恶调查组的视野:1995年2月2日晚10时许,20多名暴徒开了三四辆车,持砍刀、匕首、棍棒等凶器,冲进七里河区西站某歌舞厅逢人就打,见东西就砸,将6名工作人员打成重伤,残忍杀害舞厅经理杨某后逃离现场。

警方深入侦查确定,这起凶案是一个以无业人员马冰冰为首的犯罪团伙所为。不仅如此,这个犯罪团伙还在兰州市广联荔园歌舞厅、三晋娱乐中心、东湖大厦和陇西路等地制造了多起骇人听闻的血案。

调查组意识到,马冰冰一伙绝不是一般的犯罪团伙,而是具有巨大社会危害性的涉黑犯罪集团,必须坚决予以彻底摧毁。此案上报后,立刻引起了省公安厅和公安部的极大关注,很快被公安部列为部级督办大案。

2001年4月,负责侦办这起部督案的兰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通过大量的内侦外调,初步查明马冰冰犯罪组织系20世纪90年代初形成,涉案成员多达60余人,且多为有前科劣迹、吸贩毒及社会闲散人员。头目为马冰冰,骨干成员为林少云(厦门流窜人员)、荣一键、丁海晖、马阿丹、付志荣等。他们与其它两个犯罪团伙(现已摧毁)等黑帮沆瀣一气,杀人抢劫,无恶不作,共同构成了一个庞大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网络。由于犯罪嫌疑人从首次犯罪至今已有八九年之久,时间跨度大,给警方追逃、调查取证和抓捕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

2001年8月初,根据省公安厅部署,兰州市公安局成立了“8·07”专案组,全力以赴侦破此案。经过二十几天紧锣密鼓的排查追捕,马冰冰集团成员已有15人落网,其中浮在面上和潜伏在兰州本地的涉案人员几乎全部归案。

经审讯,查实了马冰冰集团分别在兰州广联、三晋、陇西路、东湖大厦、西站等娱乐场伤害致死人命案和在焦家湾果品仓库收取保护费等6起重大犯罪案件,并深挖出其他20多名隐藏较深的涉案人员,为深入开展抓捕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马冰冰团伙漏网打手兰州落网 称自己总算解脱

2004年8月4日,该团伙共60人接受判决,其中59名被判有罪。同年,马冰冰等7人被依法判处死刑,判决书长达数十万字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