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声音鉴黄师审核工作:娇喘网络暗语怎么恶心怎么来

时间:2019-04-16 06:08 来源:网络 作者: 菜叶

声音鉴黄师由此而生。和视频、图片鉴黄师相比,声音鉴黄师在鉴别涉黄涉暴的过程中,没有视频、图片直观,甚至不能依靠机器识别,只能靠人工听,从庞大杂乱的语音中揪出涉黄涉暴人员,行使禁言、封号等权力。

声音鉴黄师审核工作:娇喘网络暗语怎么恶心怎么来

一家实时语音社交平台的涉黄涉暴内容监控屏。 本文图片均来自红星新闻某语音社交平台声音鉴黄师团队负责人刘小静说,针对网络涉黄涉暴,不管是之前的网络视频直播和图片传播,还是现在的语音实时播报,每个平台都十分重视,聘用大量人员审核,且网监等部门也有专门人员负责,“目的就是要营造一个干净的网络环境。”

“特殊”培训

9月15日凌晨1点,王青进入到一个叫小z的语音聊天“房间”。此时,小z“房间”内已聚集上百人。

王青是某语音社交平台的一名声音鉴黄师,她接到投诉,这个“房间”里有涉黄内容。

没人察觉到王青的身份,“房主”及“主持人”、“管理员”轮番播报各种段子和暗语。王青对这些涉黄语音进行了一分钟的录制,然后又反复听了几遍,确认无误后,对“房主”进行封号,对说黄段子的3人实施禁言。

王青所在的语音社交平台,日活跃人数高达50万,为了对内容进行审核,平台聘用了30名声音鉴黄师,每天24小时实时监控,王青说,每天她要听至少4000条乱七八糟的语音,有时候听到特别恶心的,甚至想吐。

声音鉴黄师审核工作:娇喘网络暗语怎么恶心怎么来

声音鉴黄师工作场景。这种恶心,从王青入职培训那天起就开始了。

王青是一名95后,贵州省织金县人,专科学的是电子商务,第一份工作是电销,需要不停打电话加微信。一次,一名男货车司机深夜给她开视频聊套餐的事,王青当时躺在床上,没聊几句,司机就对着她做出猥亵动作,王青一时不知所措,感觉受到极大侮辱,但又担心被投诉,不敢挂断视频,第二天她就辞职了。

王青在网上看到一则语音社交平台招聘信息审核员,要求能接受上夜班。

王青和三名同学一起来到坐落于贵阳市观山湖区的这家语音社交平台公司。让她没想到的是,年轻考官的第一个问题竟是,“你有男朋友了吗?”

王青后来才知道这个问题背后隐藏的含义:没有处过对象的人,根本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接下来的培训,是在一个私密的空间进行,而且是一对一。

培训老师是一名年纪跟王青相仿的女孩,经验却十分丰富,精通各种网络暗语。第一天,王青按照老师的要求,听了一天语音。

声音鉴黄师审核工作:娇喘网络暗语怎么恶心怎么来

王青在听语音。“吃泡面的声音、娇喘……”王青说,各种杂七杂八的声音反复听几十遍,而且还要求熟悉各种网络暗语,“反正怎么恶心怎么来”。

经过一个星期的系统培训,王青和3名同学被安排上岗实训,对被举报的用户进行声音鉴别,“一些声音听上去很正常,老师却说涉黄了,有一些听了就觉得恶心,挺难接受的。” 一个月后,一起去的4人,只有王青选择留下。

为了提高对色情的辨别能力,王青还在各大语音社交平台注册账号,学习了解各种网络暗语。

3个月后,王青成了一名声音鉴黄师。她把这个过程描述为“从一个小白变成了一个老司机”。

听到想吐

王青所在平台从事声音鉴黄师的有30个人,大多是95后女孩。工作分两班倒,白班早上9点到晚上6点,夜班晚上6点到早上9点。

平台人最多的时候,是在晚上9点到凌晨1点。这个时间段,也是举报最多的时候。“大家以为这时候平台的人都下班了,所以就会乱发一些不雅的语音,寻求刺激。”还有一些人上来找存在感,看谁不顺眼就投诉。

所有被投诉的用户,都会被系统录制一分钟的语音,录制的语音进入语音库后,声音鉴黄师打开后台,逐条听完,并迅速作出禁言或者封号的决定,特别严重的封设备(手机),王青说,平均一天要听4000条语音,1000多人被封号,“听到想吐,工作一天下来,不想再听任何声音。”

声音鉴黄师审核工作:娇喘网络暗语怎么恶心怎么来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菜叶网三个字点击关注